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山水天涯 湖水人家

2017-09-23 13:10 来源:张艳

我的手机掉到衡水湖里了。

是在坐船回程,将要到达对岸的时候,我拿着手机想拍一群不知从哪个方向飞过来的灰鹤时,手滑了,于是,它极似一只飞翔的灰鹤,呈优美流线造型地滑了出去,在水里只击起了一小撮水泡便无声的沉了下去。

糟了,手机是打捞不上来了,即使捞上来,里面拍的照片也都没有了。

一进湖,我看到了大片的农人养的鸭群,看着看着我情不自禁按下了手机,一大群活蹦乱跳、沸沸扬扬的鸭子便进入了我手机的画框。我还特意返回手机图库界面看了一眼,自己竟然被吓到了,我熟练的拍摄和陌生新奇的美,无缝融合,这是沉浸和新鲜的融合,是长久凝视和惊鸿一瞥的融合。于是,景深出现了,好几层,好几种视线,好几种观看角度,鸭群挤挤挨挨,蒹葭苍苍,蓝天白云,接天连地,很清晰,很韵味,很震撼,很撩人。

拍完这张,我收起了手机,我怕忽略内心的感受,心无旁骛会更仔细更敏感地捕捉周围的一切,发现衡湖的美,确认衡湖的美。

沿着瘦瘦的湖水,我走的路其实并不复杂,是从湖东面游人很少的地方进入,我想在湖边看看芦花、苇林,说不定还能碰上苍鹭、野鸭和灰鹤。

金秋的衡湖贵族般的沉静,天蓝水绿苇草丰美。芦苇是黄绿色的,我在一丛长得像翡翠模样的苇子边弯下腰来,轻抚它们的头顶,头顶似雪、似霞,我给它们也来了一个特写,从手机的镜头里,它们更像一排排隐密不可透的白桦林。

我还在小路上赶起了一群麻雀,它们在苇丛中跳跃、穿梭、尖叫,仿佛那里是它们的操场,我的到来,把它们赶到了几步之遥,它们很快都停下来,对我的到访还之以尖叫,继而更多的尖叫声起,我数不清它们有多少只,它们瞪着绿豆般大的眼睛看我,应该觉得人类很孤单吧。抬眼,两只喜鹊分别立在芦花的东西两头,像飞檐上装饰着的雕塑。

四处宁寂,唯有鸟鸣。风起,苇浪飘渺,两只喜鹊在芦花上滑行后逆风起飞,飞到半空,又落回到原处,仿佛它们只是在测试不同高度的风,有着怎样不同的声音。一位老者散坐在苇影绰约芦花朦胧的水洼边,静寂的洼水有他垂下的鱼钩,有漂浮,还有他不设防的心。我轻轻走过来与他聊天,想同他一起垂钓。他看了看我,欣然同意,并开心地配合,一脸灿烂的笑容,和明晃晃的阳光同样温暖。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我们一起享受着透明的阳光,竟有一种醉意,醉在了湖水般倾泻下来的阳光里。至于老者钓到了几尾鱼,我没有问,老者似乎自己也不关心。等我起身跟老者告别时,我俨然看到了炊烟待近时,他脸带微笑地归去。

沿小路走过苇丛,就是大片的湖面,我在这里坐上了一条原始的木船,坐在船上,发现裤腿上沾满了扎手的苍耳,它们挓挲着小小的样子好生俏皮。船工也是一位老人,满面慈祥,他说:坐好,开船喽。我乖乖地坐好,我对老人的话一向是信服的。老人很健谈,他指着不远处一洼挂着绿格网的地方说,他就在那里住,养鸭,还有鹅,秋季的鸭蛋正多,而且,泥烤的腌蛋正香得出油,让我去尝尝。衡水湖的鸭蛋我早吃过,不次于汪曾祺老先生笔下的香浓。风儿带着苇草的馨香扑来,我竟有些以为是“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的暮春。我有点小小的紧张,衡湖的秋天这般蓬勃生动持续,让接下来的冬天怎么办?

两岸长风浩荡,苇声沙沙。人说环境养人,我信此说。无论是山水,还是人文,沉静的背后,大抵是自然的大包容,不声不响,不易不化。

快到对岸时,果然一群灰鹤映入眼帘,我立刻意识到要拍下这群飞过来的精灵,它们在空中大写意成一个优美的“人”字,迅速要远去为一些黑点。水面,阳光的反射下,呈现出一片慈祥的苍翠,幻化出一片吉光祥云,这里,正是我手机滑落的地方。

衡水湖以风声, 以水响,以慈祥,还有我沉入湖底长眠的手机,来应和我。也曾山水天涯,最经湖水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