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玉树琼瑶醉峡谷

2017-09-23 13:06 来源:

“山脚盛夏山顶春,山麓艳秋山顶冰,赤橙黄绿看不够,春夏秋冬最难分”,去过壶关太行山大峡谷的人都会被那神秘瑰丽,鬼斧神工的大自然画卷所陶醉,而我最喜欢冬季的壶关太行山大峡谷。

冬季银妆素裹是北国之地的常态风光,没有什么特别的,而夏日里的壶关太行山大峡谷流泉飞瀑此时华丽转身,变了一个模样,被寒冷的空气凝结成千姿百态的冰瀑或冰挂深藏在山涧中、断崖上,若在冬季到壶关太行山大峡谷走走,你更会被它玉洁冰清的天地所折服!

冬季的壶关太行山大峡谷,能见度是相当好的,飘逸空灵,错落起伏的山峦层层叠叠,烟雾般的云层如水粉画般向外淡淡化开,蜿蜒苍劲的树木挂满晶莹的冰凌、雾淞,连空中的气息都仿佛都在舞蹈,那种韵律实在太美,诗辞难喻。

玉树琼瑶醉峡谷。丰富的水流和奇特的地貌,为太行山大峡谷冬季冰瀑和冰挂的形成,创造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11月至12月份,是冰瀑和冰挂的孕育期。1月至2月份,是这里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气温比平原地区一般要低3至5摄氏度,峡谷中寒风强劲,气温更低,且比较稳定。这一时段,瀑布凝结成冰瀑,冰挂则像溶洞中的钟乳石一样,开始生长、积累、由于不再溶化,形体便渐渐丰满起来。每年春节前后,太行山峡谷的冰瀑和冰挂进入极盛期。最具震撼美的当首推由屏瀑形成的冰瀑。屏瀑顾名思义,瀑布较宽,像屏风一般。尤其是那种弯曲且曲曲相连的屏瀑,下面往往是深潭。屏瀑凝结成密密匝匝的冰柱,望之若水晶宫一般。峡谷由屏瀑生成的冰瀑是其中的极品。风和日丽,蓝天与潭水一色,徜徉于玉树琼林和清澈潭水之间,不知是冬是夏,此刻你会坚信“此景只应天上有”,顿生恍若隔世之感;但当冰柱伸手可及时,又是那样的真真切切。

悬泉是太行山瀑布中的精灵。峡内以悬泉喷泻为奇观,水流都由两侧崖壁中的悬泉流水汇聚而成,冬季溪流结成厚厚的冰,酷如冰川、冰河。悬泉从距地面几十米多米高的绝壁上喷泻而出,悬泉下面形成规模巨大的泉华体,冬天在泉华体上凝结生成的巨大冰柱顶天立地,蔚为壮观。冰瀑,也是动人心魄的,那大自然鬼斧神工之下的凝滞之美足以让人倾心惊叹。那些瀑布收起平日里气势磅礴的阳刚之气,把往日的欢腾凝固在冰雪之中,昔日飞珠溅玉、动感十足的瀑布定格成一座座天然艺术冰雕。那耸立在青山怀抱中的巨大冰瀑,远远望去,如洁白玉带在山间舞动,又似银龙盘舞、玉蛇翻展。近观,则宛如一堵镌风云、镂花草、雕猛兽、刻人物、画山水的水晶墙,通体莹白剔透。在阳光映照下,冰瀑莹莹闪烁起来,越发显得绚丽多彩、耀眼夺目,生动而壮美。瀑布是美的,飞洒,飘逸,还有泼辣,激越……而现在,让人见识了它的另一种美。那是一种宁静之美,一种足以让人忘却世俗尘芥的静美。

面对圣洁的冰瀑,让人除了沉默还是沉默,一切的语言都显得苍白,一切的赞誉都显得多余,只能细细地端详着这一天地的奇观。如果说飞溅着的瀑布代表热情与奔放,那么凝滞剔透、冰清玉洁的冰瀑无疑象征着纯洁与无暇,还有奔放后的静思。冰瀑无言,而它凝滞“静思”的姿态,却又似乎在提醒我们重新品味那句心灵呓语: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是啊,很多时候,我们的人生只有慢下来,停下来,才能获得生活的真谛,享受到更多人生的乐趣。让我们放慢脚步,等等灵魂吧!

壶关太行山大峡谷的雪,极纯粹。在这远离红尘闹市的地方捧一把雪,你会惊奇发现这里的雪没有一点灰尘,没有一丝污染,纯得让你心静如水,洁得让你如梦如幻。一场大雪,让壶关太行山大峡谷平添了一份冰清玉洁的气质。那真是琼瑶万点散飞花,冰岭雪垭伴霜枝,翠林冰瀑万千象,素雅清逸新天地。千树万树的冰晶,千峦万嶂的雪岭,如歌似咏,铺展出一派冰清玉洁的仙境。步入其中,凝神静品,远处隐约空蒙,近处清明沉静,好似走进一个晶莹的神话世界,不经意地举首回眸间,都能让你撞得一怀令人心醉的美。这冰雪世界绝对是能让世上任何一颗心都为之翩翩翱翔的神疆仙域!雪后冰封的壶关太行山大峡谷,并不单调,色彩依然斑斓多姿。白雪压绿树,剔透冰晶裹红花,处处展现着与北方雪景不同的一种美。北方的冰封世界是白色的,是严严实实的,而冰封的壶关太行山大峡谷则基本上是透明的,绿的依旧绿着,黄的依旧黄着,红的依旧红着……一切的颜色依然鲜艳,只是变得更加晶莹夺目。常青树林从雪中透出点点星光般的绿意,与皑皑白雪相映成趣,冰枝与绿树共存,玉树琼花衬千仞——这样的景致,你如何能不怦然心动?白雪,天空,青山,森林,相融、相接、相拥,浑然天成地融合成一幅绝美、绝纯、绝静的画卷,让人分不清到底哪里是青山森林,哪里是白雪,哪里是天空。这天、雪、山、林合一的大美境界,宇宙精神充盈其中,展现着天与地的神奇与宏大,令人惊诧此情此景莫非天上人间,顿时,那颗喧嚣的被心摄得魂魄出窍,俗念俱空,身心怡然。或许,只有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时候,我们骨子里的那份本真才会悄然回归,领略到“物我两忘心境宽”的豁达。

雪,是壶关太行山大峡谷之冬的精灵,而雾凇则是壶关太行山大峡谷之冬的魂。雪过天晴,襟粘玉叶,雾凇满目,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雾凇如银针般,像玉屑般,似绒毛般,晶莹剔透,神韵十足。枝干为骨,冰晶为皮,那些挂满雾淞的树木,简直就是一件件充满通透意韵的现代雕塑。放眼望去,这边婀娜多姿的几株,若轻歌曼舞的少女,向人们撒着小巧玲珑的银花;那儿几棵真像是银发飘飘的老仙翁,手捻胡须向游客频频点头;这棵老树开着古朴典雅的“白玉兰”,玉瓣冰蕊,仿佛散发着迷人的清香;松树林,那簇簇松针恰似银菊怒放……附在低矮灌木上的雾凇更是轻盈洁白、清秀雅致,似乎能让人读出一点蒹葭诗经的深沉古意。也只有大自然才能赋予人间如此精美绝伦的天然艺术品,它们,只生出谜一般的奇美,让人遐思无限。悄立雾淞世界,一时神思渺渺,不知此身何在,今夕是何年。

 

作者:陈文念,中国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