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2017-09-23 11:47 来源:

“忽如一夜春分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春风春风吹过大地,草绿了,花开了,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

我是一名旅游工作者,确切的说,是一名小导游。和众多前辈一样,我带着无限憧憬走上了这个工作岗位。起初,我想着,中国,地大物博,资源丰富,有万里江河,大好河山,成为导游,都可以走个遍,开阔眼界,增长见识。可我真的成为她,才发现,我想的过于简单。导游,是一个团队的核心,这个词里包含着责任,期待,信任。我不能随心所欲,只管着自己开心,我还有团队,她们需要我去安排妥当,需要有高品质的服务。每一次带团,都是一次历练,都是一次成长,一次升华。最记忆深刻的一次,就是北戴河—秦皇岛—山海关之行。

北戴河,位于河北省,毗邻首都北京,气候湿润,是疗养度假好去处。能带领我的团队到这里,我感到很兴奋。收拾好行囊,我们从内蒙古坐了十几个小时火车来到了这里。我的队友们很好,我与他们更像是亲人,一路上我们互相照顾,互相帮衬,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充满欢声笑语,笑声充满车厢每一个角落。

第一天的行程是沙雕,刚到就阴沉沉的,但没有下雨,也没用太阳,大家也没晒着,玩的很开心。虽然有点闷,但对于深居内陆的我们来说,能看到海,心里那叫一个喜悦。第二天早起,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我们就上帆船观景。下面长28尺,主帆28平米的R28运动型龙骨架,

这类型的帆船主要是参赛用的,原理类似于不倒翁,升帆后船体倾斜向前航行,技术要求比较高,需要3人以上的团队技术人员驾驭才能稳行。而且全部人员身着专业救生衣,看这身行头,我也可以安心。

等船走过风口,驾驶员关闭了电动发点装置。这也是在风不够或者有什么原因无法前行的安全保障。我们一行人,在工作人员指挥下,高喊“一二拉,一二,拉。”齐心协力把帆升起来。一位叔叔坐在船头,手指着前方,像一位指挥家,朝天大喊“内蒙古一号起航咯。”大帆船在这声音中缓缓前行,踩着海浪的节奏,跳着海上华尔兹。大家沉浸在第一次与海亲密接触的快乐中。可海上的天气瞬息万变,只十分钟左右海上大风骤起,电闪雷鸣,暴雨倾盆,不给任何缓冲余地。大雨像珠帘一般,挡住了我看海岸的视线。这时船上的船员告诉大家,打雷不要抓围栏。我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紧张是有的,但我不能自乱阵脚,因为我是导游,我不乱,心不散,我们的团队就还有凝聚力。我撑开雨伞,可对于海风来说雨具太渺小了,根本不堪一击!对,船舱!我组织着大家往船舱里面躲。我只能和另一个男士配合船员降帆、掌舵。海上的浪和空中的雨相撞,让海面呈现白色的水花和雾气,有的不怕雨,站在我旁边,跟我说这样的海景真的是第一次见。这时舱内的亲人们探出头告诉我,舱内还有地方,让我进来,更有男士出来,把地方留给了我,我内心很是感动。没几分钟,雨小了,天显现出放晴的趋势。又过了一会儿,海面恢复了平静。有经验的船员早已启动电动装置,凭借17年丰富的经验和对船的精准把握,将船开回了岸边。回到岸上,所有人都被浇透了,但是天气不冷,我们没有感到什么寒意,反倒觉得凉快。我问船员,船在什么时候不能出海,他告诉我,在下雨和打雷的时候。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海上天气多变,像刚才那样的情况也是常见的。我做好了游客埋怨我的准备,但是全团上下,没有一位,对,没有一位游客责难我。我问其中一位感觉最开心的姐姐,她说:“首先呢,今天观景,你问过我们,我们没有异议,第二呢,这天不是你操控的,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责怪你呢,咱们都是讲道理的嘛。”我是真心觉得,这两年,国民素质在提高,理,成了我们心中一杆秤。姐接着说:“况且我们在内陆,见不到海,更别提大雨的海。真的很美,别有一番景致。只是不能将这一切用影像记录下来,但已经深深刻在我脑海里,不虚此海,上帆船之行!”我说:“姐姐就不害怕吗,不怕有危险什么得吗?”她说:“旅游本身就是有风险的,你说咱们去那乐岛,那些游乐设施没有危险吗,滑沙滑草没有危险吗。只要防护到位,一切OK。”

这一次的海上之行使我明白,不是每一次出行都会一帆风顺,都会驶入预先设计好的轨道,都能到达最终的目的地。在意外来临时,不能再随波逐流,应该启动应急装置,只有这样才能安全无虞。航海如此,人生亦然。必得一波三折,或许回到原点,会有一个不一样的开始。

此次惊闻四川地震,我为我的同仁和游客感到担心。后来听说,在地震来临之时,没有一个导游撇下自己的团队,就连家人打电话来问候,都只说一句:“不好意思,我没空,我在找我的客人。”事后 ,记者采访,有位导游说:“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拿我的命救你。”多么平凡的职业!多么伟大的职业!至此无声,泪已干。

还有千千万万位旅游工作者们,为了旅游市场的正常运行,为了全团人平安,他们在奋战,全年无休。我要为旅游工作者们致敬,向旅游业致敬。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远离纷繁,得到内心的宁静,体验到人间的真善美。愿我有大海一样的胸怀,去迎接每一个春暖花开。

 

作者:田晓旭,内蒙古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