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祖国处处开荷花

2017-09-23 10:19 来源:

我驾车在美丽的冀中平原奔驰。我将回到故乡——荷花淀,一个和我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孙犁名篇同名的美丽村庄 。

蓦地,我仿佛从梦中惊醒。不对啊,这飘浮着许多泡沫、塑料等秽物的水面,难道是我从小游泳、采荷花、摘莲蓬、捉鲜鱼的荷花淀吗?我定睛地看着,这的确是养育我长大给我幸福的荷花淀啊!

我擦拭着眼镜。正是夏天,可淀中为何这样萧瑟?那碧绿的荷叶呢?那绯红的荷花呢?那硕大的莲蓬呢?怎么都没有了?唯有昔日浩如烟海的淀被开垦成沟沟壑壑。不远处,大地叼着一根粗长的大烟囱,正向长空中喷吐着滚滚浓烟。刺鼻的烟掺和着浑浊的水发出的臭气,真让人室息。

突然,前方一块几平方的小荷淀跃进了眼帘。片片宽大肥厚的荷叶像是一把把小伞。十几朵彤红的荷花含苞待放,那细长的黄穗随风起舞,如迎接客人的彩带。几只莲蓬高昂起头,它饱满的莲子,犹如哨兵睁圆的眼睛。

荷叶的缝罅中,出现了一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耄耋老人,正拿着放大镜,对着莲蓬聚精会神在本子上写过不停。

见到我们。他脸上露出笑容。我仔细端详着老人,我在记忆中寻找着他额头上状如月亮的疤痕。“年轻人,你们是外地人吧?”“不,我是本地人。”我大声地说。“什么?你是本地人?”老人一双眼睛如聚光灯一样,我们几乎都在分辨着对方。

虽然几十年了,可那疤痕瞬间如圆月般璀璨,照亮了我记忆的天空。

那年夏天,我们正在学习孙犁的《荷花淀》的课文。我们每天都到荷花淀中嬉戏。我们将那刚开放的荷花采下来丢进水中,将没成熟的莲子掰开丢进口中,我们还采出很幼嫩的藕当枪追打。我们每去一次,荷花淀就被迫我们摧毁得遍地狼藉。那时,守护荷花淀的是一位姓孙的爷爷,有时被他捉到了,自然少不了挨家长的打骂和老师的批评。

那天,不知是谁建议:“他如再来捉我们,我们就用弹弓枪打他。”大家一致叫好。可是,由谁来弹呢?最后都不约而同的将眼光集中在我身上,我拍响了胸脯满口答应了。

这天放学后,我们再次溜进了荷花淀。我们把荷叶做成帽子戴在头上。我看到了一株成熟的莲蓬,它高耸着头,粒粒丰硕的莲子在阳光下闪着乌黑发亮的金光。我用力将它折断放进衣袋中。突然,耳边传来了吼声:“看你们往哪里跑。”原来是孙爷爷追来了。我屏住呼吸,拿出弹弓,从莲蓬上抠出一粒莲子,瞄准跑过来的孙爷爷。只听得他一声惨叫,倒在地上……

这时,我们都认出了对方。他不由分说,拿起我和女友的手就走。进得屋内,书桌上的《荷花育种学》和孙犁的著作《荷花淀》及几只试管如磁铁般吸引了我。

孙爷爷就迫不及待地盯着我:“听人说,你在日本留学了,是吧?”“是啊,这是我的日本女友呢。”已学会汉话的女友连忙学着我的样,恭敬地鞫了一躬。

孙爷爷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好,你读了洋书,还找了个洋老婆。”“你在日本是学的什么啊?“”大爷,我是研究荷花呢。”“那太好了,大爷我后继有人了。你肯定心中有疑问。为何这淀中没什么荷花了?为何这小淀中开得这样茂盛?”

“那年,我村招商引资引来了几家工厂。他们围淀养鱼,还在淀边建造纸厂。眼看淀水被污染变臭了,荷叶被砍光了,水不能喝了,我好心痛啊,我不让他们开工,他们竟然说我是‘破坏经济建设’,我差点被判刑。那天,当我叹息无计可施时,我猛地想起了当年那些学生弹弓打我的那粒莲子。我于是把它找出来,精心地培养。到底是皇帝吃过的良种啊,当年就长出了苗。”

“什么?你用那粒莲子育的种?您懂吗?”“是的,莲子的生命力特别顽强。只要温度水份适宜,它很多年都能发芽呢。”

孙爷爷叹了一口气:“你们年轻人大有作为。只可惜我土埋胸口了又没文化,下次还不知是否能见到你们?”女友见老人情绪低沉,连忙安尉道:“您不用担心,水生这次回国不会再回日本了,我就是陪他回来开发家乡的。”

孙爷爷望着我,露出不相信的眼神。“是的,大爷。虽然日本早稻田大学高薪挽留我,可是我魂牵梦绕着故乡。最后岳父看到不能阻拦我了,于是同意了我们的要求。我的岳父还嘱咐女儿;你随他回中国建设好家乡,替我减轻当年我们打八路军和砍光荷叶的罪恶吧。”

“太好了。现在,我们当地政府也懂得了不能牺牲环境而发展经济的重要性。我要把它恢复得像《荷花淀》一样漂亮。只可惜,种子太少了,恢复荷花淀的原样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大爷,您不要急,我有办法的。我已学到了国外最先进的育种技术,而且我还带来了精心珍藏的良种。”我拉开公文包,将当年那只莲蓬拿了出来。抚摸这些莲子,孙爷爷握住了我。

我顿时跪倒在孙爷爷的脚下:“请饶恕我当年的无知和愚蠢。”“你那时小,我不怪你,你能回家投资家乡我就心满意足了。”

夕阳下,我挽着日本女友,牵着孙爷爷,漫步在通往荷花淀的路上。热泪盈眶中,我分明看到著名作家——“荷花淀派”的创始人孙犁在天堂慈祥地凝视着我们。神州大地顷刻变成了荷花的旖旎海洋;我分明看到漫无边际的莲蓬是不计其数的喇叭,正将美丽的生态环保快乐地歌唱。

 

作者:李君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