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茶马王”第五代传人:孤独的纳西古建筑守护者

2017-09-22 16:48 来源:

作为国内很火的旅游古镇,丽江束河镇可以说寸土寸金,一铺难求。然而,有一户纳西族人家,固执地守着自家那座有280年

历史的院子——也是丽江地区保存最好、面积最大的古建筑,搞了个公益性质的“茶马王故居纪念馆”。他们想通过老祖宗留下的这份家产,延续纳西族古建筑最后的文化根脉。

这处民居的当家人,就是滇藏“茶马王”第五代传人、41岁的王仕堂。

九死一生

川藏“茶马王”的传奇故事

如今的束河古镇,被各种新老建筑一圈圈包围起来,王仕堂的老院子,就坐落在“包围圈”外围的仁里村,离有名的三眼井仅10来米远。王家这座四合院有两层木楼,总面积约620平米。正厅门是典型的纳西六合门。院子里斗拱重叠,照壁飞檐出角,外廊宽敞明亮,天井花坛栽种梅花、桂花、菊花、兰花。房内家具都有上百年历史,镇“院”之宝,是一套明朝的卷书椅和一台清朝的石碾子。

王家“死守”祖业,是因为敬畏自己的祖先“茶马王”。

束河镇自古就是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清雍正末年,王仕堂的一位先祖(人称王老大)成了镇上最早的马帮,往返于束河到拉萨的滇藏茶马古道上。那时他才十六岁,担任最辛苦的马脚子,每天要起早贪黑照看十多匹骡马,要负责牲畜的草料,还要帮着扎营做饭、放马探路等。

茶马古道是一条超越人类极限的生命之道。有一年寒冬,王老大领着一支马帮,翻越白雪皑皑的虎跳峡,走在万丈悬崖上。他们脚下是滚滚金沙江,头上是奇险嶙峋的摩天云崖,忽然天上炸开一道响雷,惊恐中一人一骡失足坠入江里,来不及惨叫就被淹没。

祸不单行,他们刚翻越哈巴雪山,又遭到20多名土匪的伏击。一阵枪战,王老大他们死伤过半,骡马上的铜器用品、皮革制品和茶叶全被抢走。王老大掏枪打死四名土匪,自己左肩中弹,栽进浊浪滚滚的金沙江,幸好在激流中抓住葛藤才爬上岸。他颤巍巍没走几步又遇到一条大黑狼,那条饿狼披着雪花,瞪着绿幽幽的眼睛猛扑上来。一番缠斗,王老大耗尽最后一丝气力用石块砸破了狼的脑袋……九死一生的王老大,后来被称作丽江地区最早的“茶马王”。

后来,王仕堂的高祖父王鉴继承祖业,组建了丽江规模最大的马帮,王鉴也正式有了滇藏“茶马王”的名号,他还担任了云南驻西藏商会主席。清乾隆二十四年(1735年)前后,王鉴筹资在束河镇开始修建这座620平米的四合院,工程历时近六年,名动一时。

顶住诱惑

做旅游古镇最傻的“富人”

为了记录王氏家族的荣耀,也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滇藏茶马古道的传奇历史,王家从2001年夏筹建了“茶马王故居纪念馆”。

2005年夏,这座带有浓厚家族色彩的纪念馆免费开门迎客。当时,这种集古建筑“活化石”和现用民居于一身的纪念馆,在国内都十分罕见,因而吸引了不少游客和文化学者参观。

一天下午,一位叫三浦绛明的日本游客慕名而来。交谈中,王仕堂发现这位老外对中国纳西文化很有研究,他还去过自己先祖经常往返的道孚、炉霍、浪多、柯洛洞等地考察。王仕堂热情地请他进屋,拿出上佳普洱茶招待,还抱出老辈子的书信给他看。

2003年秋,一位漂亮的浙江姑娘来到王仕堂家,她提出租用王家院子开旅游客栈。王家谢绝了。一个月后,姑娘提着一袋沉甸甸地东西来到王家,里面是十多捆人民币,足有五六十万元。姑娘承诺,除了每年为老院子交付二十万元租金,她还在镇东头另买一栋150平米楼房让王家免费租住5年。当时,王家人都看傻了眼,大家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钞票。但王家最终还是谢绝了她。

王家的举动引起镇上人讥笑:“傻啊,守着这么好个金罐子睡大觉。”王仕堂淡淡一笑。

呵护家园

将不文明游客扫地出门

如何真正保护好这座老宅,是一件费力的事情。

束河天气干燥,日照时间约占全年白昼的五分之三,这又是一座全木质结构的两层楼,一不小心就会闹火灾。王仕堂于是在门口写了几个大字:“免费参观,禁止吸烟”,他还特意用红笔在“吸烟”下画了个框儿。

虽然如此,还是有个别游客让他哭笑不得。有一次,四名外地男子嘴上叼着烟走进来,其中一个还在进门时给另一人点燃。

王仕堂见了几个烟枪吞云吐雾的家伙,很不高兴:“请你们把烟灭了。”对方继续抽。王仕堂又说了句,其中一高个子不情愿地捻灭烟头。不过四五分钟,高个子又摸出烟点燃,王仕堂气愤了:“我再说一遍,请不要在院子里抽烟。”那男子似乎有意要跟王仕堂过不去,又要摸烟,王仕堂终于忍不住了,吼道:“出去,老子不欢迎你几爷子。”看着王黑着脸的样子,几人悻悻而去。王仕堂指着他们的背影对家里说:“没素质的家伙,欠骂!”

每年春夏,为了防蛀防腐,王仕堂会耗费近两万多元,找来丽江地区最好的漆匠,为整座楼房刷上生漆,以便持久保存这座束河古镇最古老的建筑。

王仕堂一直觉得,现在的束河,旅游搞上去了,“身价”也抬高了,但灯红酒绿中原汁原味的古建筑文化正在消失。作为滇藏“茶马王”的后代,王仕堂希望和自己的家人尽些微薄之力改变这种状况,更希望以自家老院子作为平台,向世人展示纳西古建筑文化最后的一道余脉。

 

作者:李贵平,四川省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