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行走大运河

2017-09-22 16:24 来源:

一、运河怀古

我看见了古老

岸边 无论有没有钱庄 寺庙 会馆在听

水总是在慢慢地诉说

 

我看见了古老

我看见河水在这里慢慢地拐弯 像慢慢地

坐在大地上的老人 等待着归帆

 

我看见了古老

渔歌 号子多么像河水涌起的浪花

远方的游子和老人们说 那是乡音啊

 

我看见了古老

我看见了父子背纤 媳妇掌舵

草鞋行走的纤道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我看见了古老

朝朝夕夕 那流淌了千百年不变的方向

就是回家 回家

 

我看见了古老

我看见河水流着流着就累了 它悄悄停在

民谣和唢呐声里平静而又悠远

 

我看见了古老

打着补丁的帆像白发在飘 它常常靠在岸边

看飞鸟和鱼群 它喜欢这些孩子

 

我看见了古老

清瘦的水把它珍存多年的刺绣打开

古城街巷和田园风光呵都是河水慈祥透明的心扉

 

我看见了古老

越往北方 桨声越是微弱 仿佛歌吟静止

干枯的河床喑哑了它的声带

 

我看见了古老

我看见了土地粗糙和皴裂的皮肤

北方风再大 也吹不去它的怀念与向往

 

我看见了古老

我看见河水正用苍老的目光望着无尽头的河岸

在岸边 那里有一滴浪花般的我

 

二、运河景色

这是清晨了 我看到金色的水面缓缓而来

夏日炎热后的帆樯云集 铁船长龙

在弯曲的河道上起承转合

 

这是清晨了 一片大静之美次第铺开

河水的心跳和呼吸那么缓慢

像岸边的风车在低缓吟唱

 

这是清晨了 一位骑车走运河的青年人

沿着河堤上路了

他日出而动身 日落而安息

 

他身边是被河水滋养的一片片桑田稻香

和小桥流水 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

一根民族的血脉在给大地输血送氧

 

这是清晨了 岸边最后一只船上的炊烟

伸伸懒腰 朝着其他船上张望了一下

然后跟着帆樯启程了

 

我竭尽想象 想探究这只老船的故事

许多年了 它以风以雨以雪以霜以干旱

告诉我 一只船就是一个家

 

如果水势再宽阔一些

这条被人们歌之诗之词之赋之的河水

就是这只船相依为命且深深热爱着的祖国了

 

这是清晨了 年轻的船员接替了父亲开始掌舵

他结实的身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回家的路依然是这样在水上漂流

 

这是清晨了 鸽子准时从岸上起飞

妇女们又开始了在码头边挑水 洗衣

只有水花能听懂她们在轻轻地唱些什么

 

这是清晨了 我闻到了水面飘来的

笔墨馨香 我看到河水用色淡雅

行书缓慢且荡气回肠

 

这是中国大地的一个清晨

在中华的“中”字上 大运河是从北到南

飘逸着书写下来的长长的精彩一竖啊

 

三、运河古城

七十多年前 大战后的古城

像干旱的船坞炫目陶醉成

一片废铁

 

七十多年后 河边院落里 小树苗

写信的姿势已佝偻成

一棵大树

 

老太阳记得

一河渔火 歌声十里 夜不罢市

那是乾嘉年间的盛景

 

月光记得 古码头在明朝的水里

不问世俗久矣 街巷在老人的皱纹上

楼阁隐姓埋名在枪眼的砖墙内

 

今天 我看到回廊亭阁正在为古城

精心描红 并用日月这两把雕刀

细细更新着古城景色

 

月河街 船型街 箭道街

在寻找失散的历史 砖雕

木雕图案是这历史的精美注释

 

街上 众声喧哗 让人们不由想起

这里曾经有过的

炮弹和战火的繁华

 

尘封已久又打开的八种风格建筑

其实就是一卷美丽发黄的情诗

或者是一幅绚丽深情的油画卷轴

 

可是有一些什么再也唤不回来了

三万儿女 已轮回为碑

投胎为水

 

我仿佛听到 清真寺在为复兴楼祈祷

祈祷这民族的脊梁永远那么高耸

高耸成神 高耸成仙 高耸成佛

 

天又细雨了 我仿佛听到 雨轻拍着

一位老人耳肩说 回乡的游子啊

你的乡愁可有这般美丽 撩人

 

整个下午 老人静坐在茶馆里

他要坐到天黑 清简的一壶茶

泡出了少小离家时的光影

 

天黑后 被诗句点亮的彩灯一个个

爬出来 上窗棂 上灯笼 上屋檐

它们要一览这幅清明上河图的夜景

 

老人在古城客栈住下 深夜

天空又传来飞机的轰鸣 四周还有哭声

他也恸哭 天亮后 知道又是一场梦

 

古城回来了 就像把肤发还给肤发

把呼吸还给呼吸

把骨血还给骨血

 

古城回来了 我把橹桨浅唱

游人喧嚷 运河花鼓声 都当做

当年勇士们呐喊厮杀留下的回响

 

古城回来了 旧屋古厝

又开始在运河边上

与蜻蜓赛跑 与蝴蝶赛跑

 

只是圆拱桥像传统习俗那样

一个头一个头磕下去 然后

长跪在河边为古城默默祝福

 

后记: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古城具有千年运河上最完整的运河文化遗产体系,拥有京杭运河上唯一一处明清风貌保存完好的古河道、古码头,拥有最能体现明清运河沿岸居民生活特点的古村庄——纤夫村,城内至今仍完好无损的保存有古街巷、古民居、古商铺等建筑群,被誉为“天下第一庄”。 1938年,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战就发生在这里。

 

作者:王迩宾,系山东省枣庄市委宣传部调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