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菩提心径观音山

2017-09-22 16:09 来源:

十月。广东东莞。樟木头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半山腰观景台。

目之前方,山下,是樟木头镇横七竖八的街道,散落的厂房,匍匐着的民居,蛛网般南上北下的公路;再远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应该是东莞城;再之后,是灰蒙蒙的天空,天空下,应是辽远的大海……我就是被那蛛网中的一条丝线从蜀地牵过来的,身上还浸渍着些许寒气。

不过很快,午阳穿透花木罅隙,碎金般洒落一地,也沐浴过我身心,南国风情便如刺绣般,针扎进去,裹住灵魂。身边,花儿是淡雅的,或红或白,暗香袭人,像天边的星星,缀满在树梢;草木是清新的,或密或疏,摇曳生姿,宛如大山的精灵,行走在时空和天地;几只蝴蝶在翩飞,采撷了山中一春的丰美和一夏的张扬后,正蓄积着秋的盛景,准备赴一场人间难得的花事……几片白云静浮于半空,不言不语,只把云影投下来,亲吻那密丛和山峦。

目及云影处,我瞬间凝滞。山腰凸凹处,一大片森木蓊蓊郁郁,像山披上的织锦,绿得闪亮,绿得惊人。那枝桠密密匝匝,团结一致,簇簇紧拥,傲然凝视苍穹。而那遒劲的干也毫不示弱,根植于土,藐视着岩石和荆棘。我的眼光掠过这密丛,惊觉它竟然幻变成一朵绿色的云,静伏于此,祥瑞着这方山地。这绿色的云朵一片片,分离了山下的村庄、建筑物和网状公路,蜿蜒而上,绵延了整个观音山。

一刹那,我的眼神不禁迷离,我的灵魂不禁飞扬,冥冥之中,仿佛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我,让我贴近山的肌肤,触摸它的心跳,感受它的呼吸。

啊,观音山,我来得晚了一点么?

我是巴山的儿女,从有生命和思想的那一天起,文学绮丽的梦幻就如祥云般包裹了我,至真至诚的性灵就如清莲般根植心底。蜀地绵延的丘壑并未阻断我东望的目光,大海的涛声也总是牵引着我心灵的方向。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在心停驻这方土地的一刹那,仿佛隔空离世,我的心变得如此柔软和清净,宛如一朵盛开的莲,在观音山的片片祥云下婉约绽放。

莲花中端坐的,是一位美丽的仙子。她体态丰腴,温婉柔情。仙子慈眉善目,颔首微笑。这微笑从小就陪伴着我,尤其是在我途经的上学路上,都有她的身影。在重庆乡村的每一片土地和角落,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总是以最淳朴的方式祭拜着心中的女神。一个简单的石窟或者泥龛,捏一个泥塑的或者石凿的人儿,搭上几尺红布,燃放几支香火,母亲告诉我说:这就是观音菩萨,会保佑我们没有病痛和苦难!从小,我就用文学的笔法拓宽母亲给我的想象空间:分明就有一个神圣的莲花仙子端坐在母亲的心上,辉映着母亲的心空,也温暖着我们的情怀。

第一次真切感受莲花仙子的魅力,是大学毕业后回家乡报社工作,我数次沿着山间的小道,去宝顶朝拜心中的圣灵。记者的身份和生涯给了我一探那石窟崖壁绝美的勇气和精神。在山之巅,叹卧佛磅礴的气场,恋观音灵变的千手,迷牛背上牧童的短笛,羡养鸡女的从容与淡定,念天下母亲哺育的艰辛与不易,骇人间地狱的凶恶和奸诈……世间百相,人情万物,年华变迁,无不在险崖绝壁向世人昭示,演绎出一幅难以描摹的风俗画。

静静伫立,仰望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深入我骨髓、让我久久不能释怀的,是那些莲花仙子的微笑。山崖上,被誉为“唐宋石刻陈列馆”的三百余个龛窟,造像近万尊,而其中最精华的就是观音造像,多达一百余尊。且看净瓶观音慈眉善目,轻拈柳枝向人间遍洒甘露;水月观音矜持腼腆,化人间春风细雨;宝珠观音端庄贤淑,赐人间荣光繁华;数珠手观音质朴纯净,像汩汩清泉流淌世间;而千手千眼观音则把无尽的念想和传奇隐于崖壁,芳留百世。

我时常想,她们是怎么飞跃千山万水,来到这密林深处的远山,在我精神和血脉的故乡,把微笑洒向这里的原野?护佑着这一方百姓世代的安宁和祥和?

我的思想就这样游离着,因《人民文学》“观音山杯”美丽中国游记大赛之缘,作为获奖者之一,冥冥之中,在南国东莞一个叫观音山的地方,在古树苍苍的时空里,我深深叩拜大地,聆听它的诉说。

佛言: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身边的花姿意地怒放着,叶灵性地舒展着。脱离了视角之外公路房舍蛛网般的困惑和迷茫,就像眼前的那片森林祥云,注入心灵许多清新的风和细密的雨,让我心境霎时平静,安详。心随景定,景至情生,或许,这跟一个神秘的传说有关吧。

相传,东莞观音山为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初入中土时首处停留之所,故此被誉为“南天圣地、百粤秘境”;近年因“中国第五大佛教名山”而声名鹊起。 在中华传统民族文化情结中,在佛教供奉的诸多菩萨中,人们最熟悉、最感亲切的,恐怕要数观世音菩萨了。观世音是梵文的意译,亦称光世音、观自在、观世自在,因唐朝避太宗李世民的名讳,将观世音略称为观音。据印度的传说,观音菩萨原是转轮圣王无诤念的大太子,他与其弟一起修行,侍奉阿弥陀佛,成为“西方三圣”之一。观音具有“大慈与一切众生乐,大悲与一切众生苦”的德能,能现三十二种化身,救十二种大难。我国自隋唐以来,观音信仰随佛教的兴盛在民间深入人心,观音形象逐步脱离印度传说模式,代之以中国化的女性形象。

我终于第一次把家乡儿时上学路边的神龛和宝顶山崖壁上的微笑与眼前这座神秘的大山结合。我想象着,数百年前,从海上飘洋而来的观音仙子,当她目光如炬穿过中国巍峨的三级地势阶梯,把思想浸润华夏大地的时候,作为第一驿站的广东观音山都为她准备好了些什么。

是八仙的遗迹丰富了这里的想象。相传很久以前,八仙游到观音山,何仙姑花篮中的一棵花苗不慎落下,正好掉在耀佛岭上,触地便奇迹般生根、发芽,转瞬间茂盛成林。众仙拍掌称奇,降落这凡间查看,才惊觉自己的模样都烙印在了林中。或站或立,或卧或躺,像极了那跛足的铁拐李,满脸络腮胡的汉钟离,倒骑驴的张果老,飘逸的吕洞宾,秀气的何仙姑,不羁的蓝采和,温和的韩湘子,持重富态的曹国舅……

是满目的青山翠绿温润了观音仙子的心。在毗邻远太平洋东海的地方,越过岭南莽荒的上空,观音山以树作态,以石作骨,以水作趣,迎来了远方的圣女。山上成片的森林郁郁葱葱,苍翠的山峦逶迤连绵。傲视群山,十多座主峰层峦叠嶂,簇拥环绕、互竞姿色;佛光岭、飞云岭、观音岭、耀佛岭、仙宫岭等山岭形成一条天然“龙脉”,震撼着苍穹;浓稠的绿荫,争奇斗艳的百花,异香扑鼻的草叶,不时出没的珍禽异兽,成就了南国一个神秘的异域境地;幽静的峡谷、多姿的溪涧、变幻的云海,又构成了观音山一幅天然的美妙画卷。惊喜不已的仙子移步观音山,醉人的绿意霎时像春雨,滋润着她的心脾,也攫取了她的魂灵。

苦渡,修行。人神在此与自然和谐共生。至此,观音山不仅以秀美的原始森林风光闻名岭南,更以繁盛的千年佛教道场为人们所称道。山顶观音古寺,始建于盛唐,为岭南千年名刹,古寺因有观音菩萨幻化三十六法身之说,故千百年来,晨钟暮鼓声声不息,在18平方公里的景区内,生长和繁衍着近千种野生植物和300余种野生动物,原始森林中云集了樟科、壳斗科、桑科、山茶科、芸香科等科属为主的植物资源,拥有国家保护的濒危植物粘木、白桂木、苏铁蕨、土蚕霜、金茶花、野茶树等,森林覆盖率达90%以上。有赋诗作证:宝刹梵宇,香火鼎盛,金身罗汉,普佑庶众。载德仙圣,凡世嘉庆,隆时和谐,嘉气贯盈。 辉煌东莞,锦绣樟城。山川天眷,焕焕佳境。四时雍熙,观音峦胜。六合贯誉,八遐驰名。天然福地,举世垂青!

在我正当华年的时候,在我文学绮丽的梦幻化作彩虹的时候,遇见了这一座山。诚如此山腰的观景台,可窥见的,还只是山中那一片森林祥云。继续向上攀登吧!

抚摸着古树虬枝,转过成片的石岩、石壁,渐进佳境,陡入一条长6700米,宽7米的佛教大道——菩提径。这是直达山顶观音广场的人行步道,全程500米,共有666级台阶,5000棵菩提树栽种在两旁,直指“仙宫岭”。

“菩提”一词本指觉悟、智慧,豁然开悟,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等。在英语里,“菩提树”一词均有宽宏大量,大慈大悲,明辨善恶,觉悟真理之意。而在植物分类学中,菩提树有神圣宗教之意,它广生于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是佛教的圣树。传说,二千五百多年前,佛祖释迦牟尼为摆脱生老病死轮回之苦,解救受苦受难的众生,毅然放弃王位继承和舒适的贵族生活,寻求人生真谛,出家修行。有一次他在菩提树下静坐了七天七夜后,终于战胜了各种邪恶诱惑,大彻大悟后成了佛陀。

又据考证,中国原来并没有菩提树,最初是随佛教的传入而引进的。史籍记载,梁武帝天监元年(公元五百0二年),僧人智药三藏大师从西竺国(印度)带回菩提树,并亲手种植于广州王园寺(今光孝寺)。从此以后,中国才开始有了菩提树。

不禁忆起去年春天带孩子到西安游玩的情景。逛至钟楼下,她买了十几颗菩提果,要送老师和小朋友,认为这是最好的礼物,那时我才认识并了解菩提果。卖家说:天长日久,感受手心温度的菩提果会变得坚硬无比,像玉石一样放光彩!恍然间醒悟:菩提东渡,植根沃土。难怪这片土地神秘传奇,尽显江山风流。

回家后,我总爱摩挲手心的菩提果,期待它闪放光彩的那天。我常常陷入沉思和遐想:菩提树会是什么样子呢?能结出这么厚重的果实,它该经受怎样的磨难?

佛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心中有美,天地乃宽。菩提真无树?今年初夏的一个午后,当一棵枝繁叶茂的菩提树穿过阳光的罅隙,把斑驳的光点投影在我的身上时,我的手颤栗着,感觉灵魂也在一刹那间轻舞飞扬。在海拔3000多米的高寒地带,竟然神奇地长出一棵菩提树。每到秋天,簌簌的秋风吹落心叶,信徒们莫不争相疯抢。几十年开花结果一次的菩提树,成为人们心中的美和朝拜的圣地。藏族导游告诉我:正在叩拜的那个花白头发的阿妈,已经在这里一年多了,她得把10万个响头磕完,才回到远方的家。

家在远方。但是菩提树的心却被他们带回了远方的家,温暖着爱和真情。难道,从观音东渡的那一天起,这里就是远方的家了吗?攀完菩提径,穿过“不二法门”,当雄踞观音山顶高33米,横截面宽10.6米,重3300多吨,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花岗岩观世音雕像突现眼前时,我不禁眼眶湿润。

天是那么蓝,白云在空中静浮。群山翠微,山风轻抚。观音仙子就那样慈眉善目端坐着,四围苍茫的大地一片肃静。看吧,她头戴宝冠,左手持杨柳净瓶,右手为无畏金刚手印,胸前饰璎珞,肩披天衣,盘从于圆形束腰弥莲座上。一群群腾飞的白鸽,在山顶盘旋,愈发把她的圣像映衬得宏伟壮观。她像母亲那样微笑着,焕发着慈爱的光芒,与正午的阳光交相辉映,与袅袅上升的烟雾弥合,温暖着一座山的情怀,也彰显着南粤之地的无限风情和魅力。我仿佛看见每一个叩拜的人,心底都冉冉升起一朵美丽的青莲。那是在这个瞬息万变的社会,在滚滚红尘变幻的世间,拥有的一种永不变幻的东西——信念!

就像泥土一样质朴的母亲生儿育女,侍奉老人,含辛茹苦,从不曾有半点怨言。

就像生活在这座山里的每一个人,为了这座山的绿色和灵气贡献自己一切的人。人的灵动孕育了山的灵气,人的离奇点染了山的底蕴,这些共同织就了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绝美的外衣。在远离蛛网般的红尘俗世,在这里,人与自然、人与森林、人与信仰,和谐相依,共存共荣。

在我的心底,这里的每一株草、每一棵树、每一片石、每一泓泉、每一座峰,都是灵气而温婉的,都是一部向善的经卷,伴随着晨钟暮鼓轻轻击响的玄机,给世人带来启迪和顿悟。在我的眼里,18平方公里的观音山,宛如一颗璀璨的明珠,在“南天圣地、百粤秘境”里闪放光彩。在我的笔下,一个美丽的神话在演绎,不只是岭南源远流长的宗教文化,还有那守护这座山的人,才是观音山的魂灵!

 

作者:邹安音,女,70后作家。鲁院西南第五届青年作家班学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