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一位沉酣于旅游开发的老人

2017-09-22 15:39 来源:

近日,一位曾荣膺运城市“乡土拔尖人才”称号的老人,又获得运城市老龄人才资源开发协会“皓首丹心 紫云生辉”的奖牌,他的事迹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鸡年春节前夕,笔者赴沸泉村进行了实地采访。

这位老人名叫白贤德,山西省绛县白家涧村人。看他炯炯的眼神,朗朗的谈吐,腾腾的脚步,真难想象,他今年已82岁。

老人受表彰,缘于他在旅游开发业上的不凡业绩。他出身贫寒,历经坎坷,从小失去双亲,5岁时在养父母的照料下,勉强读完了小学。在几十年朝不保夕、迫于生计的困境中,他饱尝辛酸,屡受挫折,但勤奋自学、刻苦钻研的信念和劲头始终不减。无论是在农村的田间地头、水库工地,还是在工厂的车间宿舍、出差旅途,只要一有空闲,他就专心于读书学习,博闻强记,如饥似渴。他广泛涉猎了国学典籍,并在不断学习、反复实践的过程中,无师自通,练就了一手工艺美术的真功夫。在诗词书画、工艺美术、珍宝收藏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先后在山西绛县中杨公社、垣曲县轻工局担任工艺美术厂厂长,还在曲沃县开办了工艺美术社,他本人也理所当然地成为运城地区工艺美术协会理事。他的不少工艺作品在省内外各地展销,先后8次被评为省、地、县优秀作品,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走出国门、远销海外。

时光催人熟,岁月催人老。随着年岁的增长,他无可奈何地迈入退休行列。但他身上的艺术细胞一直在激烈澎湃地运动着,碰撞着。先是搞收藏,文房四宝、名人字画、古玩器皿、家具饰物,只要发现,悉数淘来。再是搞灯盏,珍珠灯、玛瑙灯、绣球灯、银花灯……五光十色的花灯,注入内容不同的涵意,将辉煌的光华照射在县内县外,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曾映红了大半个山西,以至到了新世纪,他已六十有六,三个儿子皆成家立业,其中在太原工作的两个儿子三番五次地要接他去省城安度晚年,均被他谢绝。原因就是他身上的艺术细胞仍在膨胀着,他还琢磨着干点什么?

这不,他又瞅中了旅游开发。他从史书和人们的口传中得知,绛县的“沸水濂波”曾是绛县“十大景”之一,建于北魏、毁于清末、修复于清道光年间的紫云寺与之彼此映衬,相得益彰。历史上多少文人墨客曾以优美的文章赞美之。然而,岁月沧桑,时过境迁,沸水濂波仍在,紫云寺却因战乱和自然灾害的破坏,只留下残缺不全的遗址和人们无可奈何的叹息。白贤德决定修复紫云寺,让业内人士掐指一算,就得数千万元之巨,惊得人不得不吐舌头。难怪他老伴不住地叨叨:“有啥过不去的,拿上钱往那无底洞里填?”是呀,这些年不用说势单力薄的个体,即使腰粗气壮的公家,提起搞旅游开发,谁不是千掂量万斟酌,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行事。更有一些“头前人”,认为这是“前任干事,后任得利”的“慢功活”,说不了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竣工后尚来不及剪彩就得走人,你说谁肯干这费力不讨好的事呢!

可是,我们的白贤德,吃了砰砣铁了心,却非要开这一先河,以自己有限的力量,开拓个体旅游这一荒芜之地。于是,他将全家从20多里外的平川白家涧搬到山沟沸泉村,找资料,访老者,请专家,殚精竭虑,苦心规划。别看他文化程度有限,但是思维观念则挺新潮。他说:“不干则已,干就要有大旅游、大产业、大市场的理念,高标准、高水平、高质量地搞好旅游规划编制工作,力求坚持本色,富有创意,体现个性,展示文化!”听听,谁说这是一个外行说的话,只有思想全然融入其中,才会有如此恰当而精辟的概括。

他的思想融入其中,他沉酣于紫云寺的修建中。申报项目,筹措资金,办理各种手续,穿梭似地昼夜奔波,口干舌焦地恳求,钉子碰了不少,苦头吃了不少,也哭过,也笑过,也哭笑不得过,但旅游开发的追求,如脚跟点地,稳立难移;似松柏本性,青色不改。人们被这位老人坚定执着的追求精神和锲而不舍的毅力所打动,不由自主地打开“绿灯”。然而,搞一处占地250亩、建设达数千平方米的旅游工程,岂是一般的借贷就能解决问题的?没办法,亲戚借,朋友凑,凡是赖好有点关系的,他都向人家张过口。最艰难时,眼看就浇铸房梁,钢筋款尚未踪影。白贤德牙一咬,将自己心爱的“秋水文章”、“石磊磊居”、“无忧斋”等5枚精美的玉石印章卖了2000元,保障了如期施工。为了节约开支,他既要在工地筛灰、倒料,又将工人们的吃饭问题包揽起来,往往干半晌活,已精疲力竭,却还要强打精神打理20多人的伙食。也是为了节约开支,所有建筑物上的花鸟人物彩绘,全是他凭着数十年磨炼的美术技艺,自己登上四五米高的木架,爬上爬下,独立完成的。那幽幽淡淡、栩栩如生、古朴庄重的画图,几可与名家的作品乱真。

最难能可贵的是,他的旅游开发,不是见钱眼开,唯利是图,而是与环境保护、生态建设结合起来,把旅游资源开发真正融入生态环境建设之中。他说,不能吃祖宗的饭,砸子孙的碗。听人讲,邻近的一家企业房屋闲置,曾有人想利用起来搞化工。而化工是一个污染十分严重的产业。香锅里掉进臭老鼠,这不是要断送这一景点吗?自己投入三四百万元姑且不说,而历史深远、前景广阔、被人们寄于厚望的沸水濂波景点岂不毁于一旦?不由分说,他找到当事人,言近旨远地磨叨了半天,终使这一计划胎死腹中。

也许是白贤德不屈不挠自费搞旅游开发的精神感动了神灵。当年修建大雄宝殿时,8根木柱既未遭雨,又未洒水,却从上边的铁箍处齐刷刷地分别长出八颗蘑菇般的灵芝。唐朝诗人王维认为,枯木吐芝,是主人的气节感动了天地,故而天地以此异物显灵,以报答主人。这一结论,典型地体现了古人花木观的哲学根基,可能带有迷信成分,但当地百姓却固执地认为,木柱生灵芝,必定是吉兆。

果然不错,当初许多人连想也不敢想的事,通过白贤德的艰辛努力,这座占地300余亩、包含上下两寺的紫云寺终于拔地而起。寺内既有幽雅秀丽的自然景观,又有巍峨肃穆的寺庙建筑,既有古朴深邃的历史文物,又有时髦新潮的现代乐园,兼有尧晋文化、善孝文化、回文碑刻的点缀,亭台楼阁秀丽,曲径回廊妩媚,花木掩映,怪石参差,小桥似虹,池波荡漾,景物相融,浑然一体。置身其间,仿佛走进仙境,神韵飘飘,情思渺渺,而实际感受的是人间情景;又仿佛进入梦境,恍恍惚惚,朦朦胧胧,而内心品味的则是庆幸。难怪近日被国家旅游部门批为绛县独此一家的2A旅游景点,反响热烈,甚是风光。

每当看到如潮般的游人陶醉其间、流连忘返的情景,往往有一种欣慰感浮上白贤德的心头。但他从不因赞誉而飘然,也不以独行而惭影,他不敢有丝毫懈怠,寺内投资一千余万元、高达13层的千佛猞猁塔在内的三期工程正在紧锣密鼓地运作,那包含沸泉山水旅游区、紫云寺休闲养生区、休闲度假区、综合服务区、竹林游览区和农副产品加工区在内的六大功能区也在有条不紊地分步实施。他沉酣于旅游开发,他要在这有限的时光里,圆上自己的梦。因为他的心里,有使命,有责任,有良智的感召与呼唤。

 

作者:张志善,山西作家协会会员、绛县作协副主席、绛县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