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沙雅胡杨,我提篮秋色来看你

2017-09-22 14:56 来源:

奔流不息的塔里木河,像系在大漠腰上的绸带,美丽并柔软着。

沙雅县就是这条绸带之上璀璨的明珠。北依天山,南拥大漠,它天生就有一种宽广胸怀。

走进沙雅,引人入胜的是胡杨。

江南的秋色太浅了,根本无法分得清季节的界限。沙雅的秋则不同,舒展的、壮阔的、多彩的、温馨的。的确,塔河和胡杨,遇上秋天,它们的交集也如江南的季节那般,分不出界限。

塔里木河的水,流淌出清冽的秋景,沉淀出浓郁的秋之韵。胡杨林依偎在塔里木河畔,像少女褪去了羞涩的稚气,用金黄的神韵妆扮出成熟的气质。

见过二百万亩的原始胡杨林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辽阔啊!似乎连蓝天、白云都离不开它的胸怀。

绚丽多姿、如诗如画的胡杨林,片片树叶都像被金红或橙黄的油彩浸过一般,将秋色渲染到了极致。胡杨仿佛是从画院尽兴而出的,在光影交错中点缀起绝美的画。秋的画,不是水彩,因为水彩有些稚嫩。一定是油画的,只有用那样的手法,画面才更有质感并暖透人心。美丽的风景映入多情的塔里木河里,塔河仿佛就变成了画轴,恣意向水边和天边铺开。胡杨、秋水、沙洲辉映,时光在这里像慢了半个节拍。

如果有夕阳的搭配,风景更是到了极致。沙雅如何会少了迷人的夕阳?叶子在秋日下沙沙作响,我仿佛听到它们相互之间轻语着。

楼兰人说,金秋的阳光恰好,胡杨会到某个节点瞬间多彩起来。汹涌澎湃的气势,做足了秋的底蕴。不管这个传说是否靠谱,在极短的时间里,胡杨可以流淌出无边无际的彩却是不争的事实。

生命在这里进入到一种忘我的境界。胡杨与苍天相对,以一种独有的姿态展示自己。有的似牦牛负重,有的如巨蟒盘曲,有的若雄狮傲视……匍匐于地者,伸展枝桠者,虬劲怒张者,都神态万千,像一座座天成的雕像。二百万亩的胡杨林呀,是一座铿镪殿堂。在此流连,谁都可能忘了赞美,却一定会生出无限虔诚。

心向胡杨,不用谁来统一或指挥。

大漠需要大河滋润,更需要灵魂的守护。每棵树下都有一圈黄沙。风带来了沙,沙越来越厚,胡杨只有不断拔高自己。

胡杨是神圣的树,也是应该流芳的树。据敦煌出土的胡杨化石推算,六千多万年前,它就在这片大地上枝繁叶茂。

胡杨是有三条命的,是三个千年的化身。那些胡笳苍凉,羌笛情深的繁华古国,早化为荒芜废墟,于胡杨来说,这只是一个转身的光景。

立而不倒,死而不亡,本身就是一种风景。在沉淀的历史中,胡杨才是大漠中所有生命的主角,呈现给我们的不仅是秋的美,还有对生命与死亡的启示。悲壮里嬗变,孤寂中崛起。

丝绸之路上的驼铃声,又响了起来,胡杨这样说着。

胡杨挡在沙漠前,用生命做屏障,让风沙到此为止。一棵胡杨倒下去,千百棵胡杨挺直起来。在它的身后是城市,是村庄,是绿色家园,是热闹繁华的世界。

“沙雅是龟兹的牧场,沙雅是龟兹的粮仓,沙雅是龟兹的衣裳”,这首民谣还在传唱。用生命创造绿,更用生命创造美的生活。沙雅是世界四大文明汇集地之一。中原汉文化、印度佛教文化、波斯阿拉伯文化、希腊罗马文化在此交融。龟兹文化、多浪文化、胡杨文化、绿洲生态文化、沙漠文化互相交融,什么叫文化内涵,不须大声言说。一切与胡杨的品质有关。

情系塔河,相约沙雅。金秋胡杨是一张名片,更是一个使者。塔河大漠冠天下,沙雅胡杨世无双。到“世界胡杨故里”沙雅,领略或享受文化饕餮盛宴,是秋天最好的去处。

一息尚存,竭力使生命延续、繁衍……入土的根,让生命屹立。谁能说胡杨不是铁骨铮铮的男儿?

诗人弗罗斯特的诗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走进深秋的胡杨林,触摸记录历史年轮的胡杨,感受充满民族风情的旋律,寻觅胡杨深处胡旋舞的踪迹,一切恍如在历史的幻境中穿行。曾经低矮的房子没有了,稀疏的白杨树也密集了。一栋栋高楼鳞次栉比,大大小小的酒店、宾馆随处可见,塔河商贸城、银桥国际大巴扎也先后落成,宽阔的道路上车水马龙,碧波荡漾的人工河穿城而过,现代化城市的气息到处弥漫着。

源于胡杨的启示,“坚韧不拔、自信豁达、自强奋进”的沙雅精神无处不在。在这种精神引领下,人们越加自信奋进。残缺的课桌,老旧的教室,早扫进了历史里;一座座现代医院拔地而起……只争朝夕,这里的一切都大步流星地走着。落后成了历史里的名词,一切都翻开了新的篇章。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就是一棵棵胡杨。

“城在林中、道在绿中、房在园中、人在景中”。如果没有标志牌,走进沙雅,一定误认为进入了森林公园。恬静,幽美,是一座城的标签。这些成就,离不开沙雅人的勤奋与坚韧。

塔河、胡杨、沙漠,聚在沙雅,“绿色生态自然游”跃然纸上。太阳岛、月亮湾、魔鬼林及塔河漂流、塔克拉玛干沙漠探险等自然景观和民族风情精品旅游项目,成为龟兹古道上最诱人的风景线。

我知道,我篮子里的秋色同这里的风景相比,是多么微不足道。沙雅海一样的辽阔里,秋色早已满满。

 

作者:黄美林,女,从2013年开始从事写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