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秘境独龙江

2017-09-22 14:49 来源:

一大早从怒江州府六库出发,沿怒江北上,在贡山县城换乘中巴车,绕着高黎贡山盘旋而上,到达独龙江乡普卡旺村已是夜里10点。

经过一整天的长途奔波,大家都有些疲倦了,但是精神上却异常亢奋。要知道,在独龙江公路通车以前,这个位于中缅边境、滇藏交界处的小村一直与世隔绝。而今,随着6.7公里独龙江隧道的贯通,游客终于可以穿越高黎贡山来到独龙江畔,探访神秘的独龙族。

独龙族总人口只有6000多人。几十年前,他们还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在林子里放一把火,用竹棍在烧完的土地上戳个洞,丢一粒种子进去,接下来就是看天吃饭;此外就是去河里捕鱼,去山里猎杀山鸡、野猪、野牛,人均寿命只有30多岁。

来这儿之前,大家都做好了“吃苦”的心理准备,没想到下车一看,条件比预期的要好:河边的小广场上排列着一溜儿茅草房,四壁都用碗口粗的圆木垒成,看起来整洁干净。房间的内部陈设和酒店标间一样,有独立卫生间,有热水可以淋浴,有电视,有手机信号和wifi,床上还有电热毯。

原来,普卡旺是当地政府规划兴建的民族文化特色村,全村13户人家,每户1栋安居房、1栋游客接待房,都在保留独龙族传统民居特色的基础上,增加了方便生活的现代设施。我们所住的接待房由专门的旅游公司负责经营,每间每天150元,年底给村民分红。

美美地睡了一觉后,在普卡旺河的涛声中醒来。推开窗户,外面下起了小雨,远处的高黎贡山笼罩在一片轻薄的云雾中,几只鸡在草屋旁的空地上低头觅食。独龙族以前不养禽畜,现在才开始养一些鸡、猪、蜜蜂,鸡就叫独龙鸡,猪就叫独龙猪,鸡生了蛋叫独龙蛋,蜜蜂酿了蜜叫独龙蜜,只有白蹄的独龙牛一直无法驯养,仍然成群结队、自由自在地在山间来去。

河边有个小餐厅,我们在那里品尝了独龙族的特色早餐:白水煮的独龙蛋看起来比一般鸡蛋要小,蛋壳又薄又脆,有点类似野鸡蛋,味道极好;荞米粑粑蘸着独龙蜜吃,那蜜用最原始的方法过滤,依稀还能看见一些沉淀,吃起来格外香甜;还有一种叫“竹叶菜”的野菜,长在高黎贡山之巅的雪线附近,味道微苦,口感爽脆。

现在,绝大多数独龙族已经住进了新修的安居房,村民普光荣家的老房子却还保留着。两层的木结构草房,上层住人,下层圈养牲畜,没有窗,但有一个防范野兽用的瞭望孔。草房一角是火塘,普光荣的母亲不会说汉语,她将煮好的芋头剥了皮,放进火塘里烤出一层焦黄的脆皮,放在小盆里请我们品尝。

告别普大妈后,我们驱车前往独龙江乡的政府所在地孔当村,拜访独龙文面女,参观独龙族博物馆。

很多年前,周边的藏族、傈僳族人经常到独龙族寨子中“抢亲”,为了不被抢走,独龙族女孩们从五六岁起就用荆棘刺脸,并用树汁做成的染料将伤口染成黑色,从眉心到两颊再到下巴,纹成蝴蝶、蜜蜂的样子,逐渐演化为独特的文面传统。

随着山外文明的进入,现在的独龙女早已不再文面。孔当村84岁的怒占花和80岁的肯国芳是少数两位健在的文面女,可惜她们都不会讲汉语,没有办法深度交流。

在孔当村新建的独龙族博物馆中,我们见到了独龙族的生产工具、生活用品、服装配饰等展品,还有关于独龙族历史、独龙文面女等的文字、图片资料,对这个神秘的民族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作者:李凤,中国旅游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