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庐山之恋

2017-09-21 11:19 来源:

行走天下,难忘庐山。

——题记

 

匡庐奇秀甲天下。

古往今来,慕名前往庐山寻幽探奇寻梦观光的芸芸众生可谓数不胜数。古往今来,诗赞歌咏庐山的妙笔华章也可谓汗牛充栋浩如烟海。庐山是一座自然秀美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圣山,庐山更是一座风云诡谲令人叹为观止的神奇的福山仙山。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2015年10月下旬的一天,怀着对先贤的仰慕与好奇,我也小心翼翼诚惶诚恐地走进了奇秀甲天下的庐山的怀抱。

庐山位于江西九江市境内,提起九江,我们就会情不自禁地遥想起一位风骨卓绝品行高洁的诗人与隐者。“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对,说的就是他,不为五斗米折腰,一生都在寻求梦中桃源的陶渊明先生。一袭傲然的身影穿越千年的风雨沧桑,从东晋的凄风冷雨中倔强地走来。高洁的风骨与官场的腐朽黑暗格格不入,当官不过数月便毅然辞官挂印而去,于故里九江,筑草庐于山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生爱菊如命,一生也嗜酒如命。一生穷困潦倒,境遇凄凉。自古魑魅喜人过,历来文章憎命达。可亲而又可敬的诗人过早地走完了六十余载清淡如菊的人生旅途。每每读到此处之时,我便黯然落泪,心酸无比。唯一庆幸的是,慈祥而可亲的老人,几笔寥寥的诗草勾勒而出的美丽的桃源,竟让千百年来无数的世人为之神往而痴迷,为之顶礼而膜拜。登高披云笑一声。潦倒的诗人因此而千古不朽!灵秀的九江因此而熠熠生辉!美丽的庐山因此而毓秀钟灵!中国的文化坐标上,因为九江,因为庐山,因为诗人而又多了一分傲然的风骨与飘逸的灵魂!

“一生爱入名山游,五岳归来不羡仙。”庐山尽管虽非五岳之一,但丝毫也不影响其享誉世界傲视群雄的至尊地位。渊明先生驾鹤仙去的数百年之后的大唐诗仙李太白先生,也一路踉踉跄跄地来到了这里:“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香炉峰因此而声名鹊起,庐山因此而更加驰名,那条瀑布流淌飞泄了千年,流进了蒙童朗朗的书声,流进了人们纷至沓来匆匆追梦的脚步。

终于来到了庐山脚下,在山下的游客接待中心转乘旅游大巴才能上山。远望庐山,山势连绵起伏,淡青色的群山宛如秀美的画屏静静地矗立在遥远的天际。旅游大巴在山路上蜿蜒盘旋,导游小姐介绍说,上庐山大致要走四百道这样蜿蜒盘旋的弯道,大约有几十公里的车程。当年毛主席上庐山,曾有诗云:“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向车窗外望去,山道连绵逶迤,如龙蛇盘旋奔走。山间林木葱茏,翠色欲滴。看来当年毛主席上庐山所作之诗词并非虚言。车行大致一个小时左右,终于来到庐山深处,远远望去,只见山谷之中,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林木,林间隐约可见一座座小巧而精致的别墅,或红或蓝的铁皮屋顶,俨然绽放在山野之间五彩斑斓的蘑菇一般,让人误以为一不小心就闯进了一个美丽而神奇的童话世界。

导游小姐介绍说,庐山山顶上的这个小镇名叫牯岭镇,为什么叫牯岭镇呢?据说,修建小镇的山岭看上去就像一头趴伏在大江边饮水的牯牛,因此称其为牯岭。清末民初之时,很多外国人因为庐山空气清新,风景优美,尤其是一到夏季,更是凉爽宜人,实乃天然的避暑胜地,于是纷纷上山购地修建别墅。也许是一种神奇的巧合,据说英语中的单词 cool(凉爽之意)的发音也近似牯岭二字。因此,又为避暑胜地牯岭镇的得名增添了新的意蕴和内涵。

俨然一个天上的街市,牯岭镇的街道宽敞而又干净整洁,街道两旁大多修建的是一楼一底或者三层的小洋楼,青砖红墙,古色古香,其中不乏欧式建筑,一楼辟为商店饭馆超市等等,二楼居家住人,楼前植有高大挺拔的法国梧桐,时值深秋,艳阳高照,满树黄叶迎风飘舞,仿佛热情好客的庐山人绽放的张张笑脸。

到庐山,第一站去参观的是位于牯岭东侧长冲河边的美庐别墅。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蒋介石及夫人宋美龄女士便常居于此。美庐别墅群占地五千平方米左右,其中主体建筑占地九百余平方米。蒋介石见此庭院清幽美丽,又因夫人宋美龄名字中有一个美字,于是便将别墅命名为“美庐”,并亲笔题写了“美庐”二字,命人镌刻在庭院门前不远处一长条形山石之上。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毛泽东、江青、陈毅、贺龙、林彪等人也多次于此下榻。

走近美庐方才发现,美庐其实就是一个两层的小洋楼,门前有一小小的广场,十余级青石砌成的台阶,两旁是淡蓝色的栏杆。据说,当年蒋介石和宋美龄女士就常常坐在青石台阶上聊天。走进美庐,楼里铺着木地板,最珍贵的还是墙上悬挂的几幅山水字画,都是蒋夫人宋美龄女士的亲笔真迹。据导游介绍,一幅画的是庐山云海,一幅画的是庐山冬雪,还有一幅画的是蒋介石故乡浙江奉化慈溪山水,由此不难想象,蒋夫人对庐山和慈溪深挚的感情,庐山和慈溪在其心目中拥有何等重要的地位。据导游介绍,其实这几幅画在上个世纪文革中都曾经被小偷盗窃过,庆幸的是小偷不识货,只将画框上镶嵌的金边盗走了,将画作遗弃在了屋内。因此我们现在才能有幸在美庐之中亲眼目睹美龄女士的亲笔真迹。美庐内旁边设有一间展室,几个玻璃橱柜中分别陈设着蒋介石、孔祥熙、于右任、陈布雷等国民党要员的一些亲笔手迹供游人参观。别墅的走廊的墙上陈设着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画像以及一些与庐山有关联的历史人物旧照。

看过这些,令人不禁唏嘘感叹不已,走进美庐,仿佛突然一下子穿越了时空,走进了一台群雄逐鹿波诡云谲的历史大戏之中,自古成者王侯败者寇,对于历史舞台上的是是非非,千秋功罪,身为凡夫俗子的我也不便作出过多的评论。天地苍茫,逝者如斯。岁月留给我们的也许只能是浅浅地微微一笑。还是明代新都才子杨升庵说得好: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接下来,去参观了一下庐山博物馆,说是庐山博物馆,其实也是毛泽东同志在庐山时的旧居。好象又叫松林一号,里面环境清幽,空气清新,一走进大门,满眼看见的都是高大挺拔的青松,郁郁葱葱,翠色欲滴。博物馆内陈设着毛泽东的卧室,卧室旁边的展室墙上挂有毛泽东的诗词手书和在庐山活动留下的很多照片。历尽岁月的风霜洗礼,让人非常鲜明地就能感受到伟人熠熠的神采。博物馆不远的地方还建有毛泽东诗词苑,庐山里还有一个美丽的湖泊,湖畔绿树成荫,风景秀美如画,湖中有一精致的小亭,湖水清澈,波光潋滟。据说,当年毛泽东和朱德、周恩来、刘少奇等老一辈领导人都常在湖中游泳。

湖边还有一美丽的去处。名曰花径。大青石砌成一个别致的石门,行云流水一般书写着“花径”二字,右书:“花开山寺”。左书:“咏留诗人”。曲径通幽,踏上山间石径小道,在路旁的一方青石上蓦然发现镌刻着一首流传千古的名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常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方知这里曾经就是闻名遐迩的庐山大林寺,诗是唐朝大诗人白居易游庐山大林寺时所作。继续往下行走,有一小亭,亭中有一圆形石洞,洞底横卧一长形石板,上书两个鲜红大字:花径。不知是何朝何代何人所题。离亭不远的山间平地之中,有一小湖,湖畔繁花似锦,筑有白居易草堂,草堂前巍然立有白居易之青石雕像,长衫飘逸,正立于湖畔捋须沉吟。此情此景,让人蓦然记起,一代大诗人白居易曾被贬为九江司马,政治上受到排挤和贬斥之后,终日寄情放浪于山水之间,庐山之中也正是因此而留下了诗人栖居的草堂和千古流芳的足迹。

遥隔千年的时光,静静地伫立在诗人石像跟前,仿佛依稀可见“江州司马青衫湿”的诗人捋须长叹凄丽而悲愤的吟咏穿越千古时光正幽幽地传来。仰天长叹一声:相逢何必曾相识,同是天涯沦落人!

辞别草堂,继续行走在庐山的山间,山中满山遍野都生长着高大挺拔的青松翠柏,随处可见古木参天,人在山间行走,一时竟然分不清东西南北。

庐山之中的胜境几乎多如牛毛,在山间栈道上行走,路遇一天生断桥,只见两山耸峙,一块巨石突兀而出,仿佛巨桥飞架两山之间,临到中间的时候却又突然断裂,因此名曰天生断桥。相据元末天下大乱,朱元璋和陈友谅率军在庐山之下的鄱阳湖中展开大战争夺天下,陈友谅率军追击朱元璋到此,朱元璋走投无路之时,天上突然降下一条黄龙匍匐在两山之间搭建起一座桥梁,朱元璋骑马刚刚飞奔而过,桥梁便从中突然坍塌,陈友谅率军只好望桥兴叹,眼睁睁地看着朱元璋逃命而去。当然这只是传说,谁也没有亲眼所见,大可当作茶余饭后的奇闻笑谈罢了。

沿途走去,还有好运石,傲然屹立在百丈危崖的栈道之旁,仿佛天外飞来的仙石。庐山之中最出名的胜境之一当然还是要数当仙人洞了,毛泽东有诗云:“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诗中所提到的仙人洞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经过一道古旧的石门,门楣上书有“仙人洞”三字,穿过石门,走数十余米,便是一块不大的林间平地,一个天然的巨型石洞便赫然出现在眼前,洞之高宽大致各有五六米,洞深大致十余米,传说当年吕洞宾便在此洞修炼,后又于此得以飞升并位列仙班。洞内现供奉有吕洞宾的神像,神像前有拜台,台前香烟缭缭,香火鼎盛,洞旁不远处还有一不大的寺庙。辞别仙人洞,继续前行,走过近百余米长山间石径,一道圆形的石门便赫然出现在眼前,石门上方也醒目地书写着“仙人洞”三个白色的大字。第二天在庐山会议旧址观看纪录片的时候方才知道,当年一代伟人毛泽东就曾经兴致勃勃地游览过此处,我们今天穿过的这个圆形石门,也算是追寻到了一代伟人的足迹了罢。

第二日,本计划是去看一个名叫含鄱口的名胜。此地位于庐山半山腰间,就像一张张开的大口包含着不远处的鄱阳湖,因此称为含鄱口。据说当年朱元璋陈友谅便在此大战争夺天下。但因上午时分满山大雾弥漫,天气寒冷,于是就改去参观庐山会议旧址。当年曾经多次召开庐山会议的地方原来其实是庐山人民剧院,远远望去就像一个高大巍峨的礼堂,走进旧址大门,立着一尊金色的毛主席塑像。先到一楼的小放映室观看了反映当年庐山会议的纪录片,或多或少地了解了一些当年发生在庐山上的一些史实。在这次会议上,彭德怀等人受到了严厉的批判。二楼就是会堂,会堂按照当年召开会议时的情景陈设,长长的会议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布,桌上摆设着参加会议的人员的姓名牌,主席台的正中悬挂着毛主席的巨幅画像。漫步在会堂的过道之间,虽已经接近半个世纪过去,但依然可以从中感受到当年庐山会议上的气氛之紧张和党内阶级斗争之剧烈。

在庐山牯岭镇上一个名叫锦绣盛世的酒店住了两个晚上。庐山的晚上天气非常寒冷,睡到半夜,盖了很厚的被子,常常也会被冻得醒来。庐山是个避暑天堂,看来实非虚传。据说,那时候每到夏天,达官显贵们便常常来山上避暑。过去上山根本不像现在的交通方便,而要翻山越岭,跨沟壑,越溪涧,徒步前行,甚至要冒着虎豹虫蛇的袭扰,要走几天甚至十天半个月才能来到山上。当年蒋介石上山,坐着滑竿,是从一个名叫好汉坡的地方被人抬上山来的,尽管如此,也要走好几天,交通甚是极为不便。

因为在庐山只停留了短短两天时间不到,因此山中还有很多的地方都不得而去,让我倍感甚为遗憾。

远去了鼓角铮鸣,暗淡了刀光剑影。采菊东篱下的陶渊明来了。举杯邀明月的李太白来了。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苏东坡来了。青衫湿透沦落天涯的白居易来了。步履匆匆独步天下的徐霞客来了。一代枭雄蒋中正先生来了。千古伟人毛润之先生也都来了。轻轻地来,又都轻轻地去,仿佛天上飘过的一片片淡淡的云彩。芸芸众生,熙熙攘攘。来来去去,去去来来。尽管交通如此不便,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才子佳人,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黎民百姓,大家还是一如既往地爱上了这座山。

行走天下,难忘庐山。

作者简介:

邓四平,男,四川省蓬安县人,生于1974年5月,西南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现供职于四川省蓬安县嘉陵第一桑梓景区管理局。从1989年至今已在《中国教师报》、《中国旅游报》、《青年作家》、《四川日报》等各级各类报刊发表文学作品300多篇,新闻稿件数千篇,共计400余万字,作品多次获得国家省市文学奖。

 

 

 

(邓四平 四川省蓬安县嘉陵第一桑梓景区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