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桐庐访莲

2017-09-21 10:58 来源:

江南与水,就如舞台与主角。

浙江桐庐的江南镇,与水更形影不离。遇水而生的莲荷,当然是必不可少的道具。

走进江南镇,一幅天成之画无须任何粉彩,就直落视野。何况是夏日,莲叶无边,荷花映日。

“双溪屈曲出安澜,遥村旷野衔天山。”于江南镇最东的环溪村,虽没多少人知道这里是三国文化的发祥地,但风景秀丽的天山岗山麓,于村口汇合的天子源和青源,却用碧绿留下永恒的印记。

凉风习习,溪水潺潺。旭日揭开晨的面纱,一个村落就此拉开了大幕。

见过不少水,可从三面环起一个村子还是少见的。这样也好,一个村子与地貌如此妥帖,也算名副其实的。山从水的缺口处补了上来,村庄更有了一份依靠。从风水学上来讲,这是一处龙虎福地,修身养性,当胸怀天下。

在村里悄悄走着,映入眼帘的是碧绿色,传入耳里的是潺潺声,暖心的更是一份安谧。

千年树龄的银杏高大葱茏,数不清的鹭鸟环飞或栖息,场面十分壮观。站在树下,须仰视方可看清。晨出暮归,是这些鸟儿一成不变的习性。两株银杏枝叶交融,人称夫妻树,一起沐雨栉风情深意重。相传,周敦颐第十四世孙周维善来此定居建村之时,树已成形,遂在树旁搭舍而居。这里为环溪村文化的流觞之处,一个村的底蕴以此为原点,向四周荡散开去。

“门对天子一秀峰,窗含双溪两清流”。离开夫妻树,踏上古桥,又是一番风景。它横跨青源溪,这一跨就已百年。它算不得大,也算不老,与安澜桥一起,连通起村庄脉络。于水乡来说,桥是骨架,如果没有了桥,一切风景就不再完整。青藤卖弄力气,淡淡清香的小花缀满桥栏,欲将桥的沧桑拂去。两座老桥相对,似百年伴侣,一起守着风雨雷电。古村的气度,似乎就这样扩展开去的。

双桥两边,古樟树枝叶茂密,一派生机。它们遮出一片绿色的荫,在我想来,历史的天空也有一部分被它们遮住的。

几百年,这个古村从不寂寞,这么多风景都是双双对对的。双溪流、古双桥、古樟树、古银杏。谁是谁的前世,谁又是谁的来生?它们已觉得不要紧了,依然容颜清秀。

古街虽然只有四百米长,建筑以此为中轴线东西展开。鹅卵石铺就的小巷曲曲折折,中间的水泥路就势蜿蜒。古老与现代共存,是最直观的。一座座洋气的楼房边,一座座古建筑相伴。历史沧桑与现代风光共存,有时并不相悖。

祠堂是村落的主心骨,不可或缺。自天子源溪畔往北行百余米,就到了“莲池”和“爱莲堂”。这些古代建筑群,精致而富有内涵。爱莲堂是周氏宗祠,后人为纪念先祖周敦颐,取《爱莲说》之意而命名的。

“爱莲书屋”在宗祠内,弥漫着书香,似乎还可以嗅到古朴的气息。阳光正好,有人在里面读书润笔,先人的那份气节俨然还在。彩绘木雕栩栩如生,千百年来还在演绎日月轮替的故事。若有外人,里面的人则仰起头来,曲着指头告诉,自己是周氏多少代传人。我仿佛感受到一份淡泊在逼近。

爱莲居,是一支出水芙蓉,出淤泥而不染。

再向前,一处院落里,木质酒桶、管子,在阳光下古朴自然。酒瓮上的莲花不知有多少个春秋了,还线条分明。一个极简的小作坊,散发出浓郁的酒香。主人正在酿酒。酿的叫莲子酒,仅是听名,芬芳就传递着荷的风韵。询价时,主人只是摇了摇头笑道:来了客人或自用,不外卖!

从这里转出,不远处的墙壁略带斑驳,石头垒的墙体如丢了衣裳般有点清冷。黑白两色,简洁的色彩留给人无尽的遐想空间。一副竹质对联:“花木清香庭草绿,琴书雅趣画堂幽”,透出文雅的气息。石径、竹篱、卵石墙、木头架构,把很久很久之前的时光拽了回来。院里的枇杷树,一直在轻轻弄着叶子。

溪里的荷确如书里所写的: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溪边羊群悠闲,树下几位老人择菜聊天。龙吟居在环溪村最里面,后面环山,边上小溪。墙上木雕着莲蓬、荷叶。荷是这里无处不在的元素。这份醉美,三言两语说不透的。

这里是安宁的天地,是荷的国界。在我的想象里,还需一座庙。因为有了庙,一个村落的信仰就有了归宿。

向晚钟声悠悠,莲香风里禅意绵绵。除了溪水声,村子已很悠然。在绿色掩映里,还有一座寺庙分外安宁。这座寺叫什么名字,建于什么年代,已经不重要了。

周敦颐的《春晚》里云:“花落柴门掩夕晖,昏鸦数点傍林飞。吟馀小立阑干外,遥见樵渔一路归。”栖居的诗境,与此时风景惊人的一致。

一座村也需要立志的。尚志堂坐北朝南,四进四合式的楼房内雕栏石砌的池子犹存。志向,与日子无关,可以被一座古屋定格。

晚上,我就住在村里的客栈。当地农家菜,滋味鲜美,大快朵颐之后,回味无穷。主人和我唠着家长里短。我想,每有客人他都这般介绍的。他却没有程序式的意味,依然眉飞色舞。从他的言语里,我能见到一位风尘仆仆的大儒从这里出发。穷则独善其身,富则达济天下。也许人生没有多少物质财富,可不卑不亢,坦荡做人的气节却不是用金钱能衡量的。

天子溪与青源溪在村口交汇,更名为应家溪,再向前就注入富春江。民风里的淳朴,风景里的优美也从这里启航。

晚上,溪水声里,我梦到了荷花一朵接一朵地开着,铺成一条通向黎明的大路。

(陆怡连 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