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醉美云龙湖

2017-09-21 10:42 来源:

谁也不会想到,徐州煤矿塌陷区会成为一个湿地王国。上帝是公平的,关闭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

透过这扇窗,我看到云龙湖像一块碧玉在淮海大地上润着时光。无数关于湖的风景从这扇窗里透视出来。

一座高大牌坊,将我的目光与脚步领到了它的入口。

虽已入夏,是谁纵笔丹青,绘出这一湖风景?一个视野就是一幅图画。“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美丽,还是明眸善睐般地招人喜爱?太多的想象,于我来说,是无法抗拒的诱惑。

蓝天碧水,是一幅自在的画。名人的题跋自然会神采飞扬,可我的到来,不知会给它带来什么?

该从何处着笔,让湖的美丽和风情流淌起来?

抵近云龙湖,心思一下敞开了。各种色彩交织起来,软软的,灵动且富有神韵。杨柳依依,花红柳绿本是江南的风景,在这里却满了视野。如若这里称为北国,那可否说徐州就是北国的江南?

水面初平,燕子贴着影子双飞。宁静,一种源自内心深处的宁静,超越了都市喧嚣,久违的感觉似乎被湖召唤回来了。

想来湖里也应当有神灵的,你想呀,洛水都有洛神,何况是望不到边际的湖?如玉的湖本身就有一种灵性,里面若有神灵也当美丽绝伦,翩然若惊鸿。

天青如洗,地绿如茵,花红如潮,“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的诗不只是躺在大唐的诗书里,在这里是一幅最真实的画。而这只是云龙湖的一角。云龙湖俨然豆蔻梢头的少女,婀娜多姿,掩着一份纯静。湖岛蓊郁,栈道蜿蜒,楼阁耸立,好一派风景。

我选择了贴近梦的最好方式——步行。粗犷有力的神农氏雕像,期待着每一位寻梦者。

一脉水韵,将古朴和自然向着河港深处蔓延。感触一种原生态而又狂野的浩瀚,是那么闲适。湖是纳了野性的,温润且清澈。蒲草无风摇曳,独有女性坚如磐石的执着。

千姿百态的桥隐现于云水之间,如虹卧波。岛屿上,古色古香的院落质朴拙实……大概江南的影子就落在上面。

云龙湖的大气之美,超越了苏轼“水光潋滟晴方好”的美。静听云龙湖,哪怕心中起了愁思也会被慢慢化去。

水秀宜寻梦,舟轻好载歌。登游舫,走水路。这样一片湖水,想不亲近也难。乘坐游船是解读云龙湖的最佳工具。

那么多的小岛,如白银盘里的青螺,聚着一份份神奇。

鱼衔云际月,船载画中仙。我不是仙人,却体会到了仙人的逍遥。微风不兴,还感觉到芦苇的清香。那些野鸭也不惧人,于水草丛中扑腾出来,在离画舫不远的地方翻着筋斗,而跟在后面的小野鸭则愣愣地看着。画舫如一片叶子,随意漂着。大概谁也不想划出声响,惊了这里的安宁。

狭窄处,芦苇、香蒲绵延,空间虚实变化丰富,或层层叠叠,或曲径通幽。远望岛岸,依稀可见坚挺的丹桂、香樟蓬勃起风景的骨架。

一处处茅寮总想将人拉到岁月深处,可画舫显得有些快了。对于画舫来说,已经习惯了,美丽的风景多着呢。

斜倚船舷,心如湖静。于船上,或站立或半蹲,或仰卧或侧睡,可以将眼睁得大大的,也可形似假寐,一切由着性子。也许,远处会有孩子的嬉闹声,这绝不会扰了兴致。从钢筋水泥逼仄中钻出的心情,于这里宁静了。

柔柔的水波,漾到心底的每个角落。一种思而不烦,美却不惊,我犹如在欣赏一幅丹青妙笔。

成片的池杉林,是湿地最美的景点。树干笔直,形态挺拔而又秀美,它们于这片天地里回归自然,任意伸展肢体。

池杉林西面的荷香池,汇集了近千个荷花品种。莲,不管长在南方还是北方,都是一道绝佳的景。未到“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日子,可那份出水火焰的热烈,竞相盛开的画面,似乎与我只是几个身影的距离。

水中行得久了,画舫停靠码头,一行人到了岛上。各种花儿,与岛外荷花、睡莲比着盛开。

鸟岛用白色吊桥与荷香池相连。低头鱼弄影,举目鸟裁云。观鸟亭高高耸立,成群结队的鸟儿旁若无物。观鸟栈道,上百个室外观鸟望远镜,一字排开,似乎从这里可以洞悉另一个与人类密切相关的世界——鸟的乐园。

“杨柳依依十里香,榴红胜过杜鹃红”的风景,衍生出无穷想像。湖水本已安静下来,而那些芦苇却一刻也不得安宁,大抵是下面的鱼儿碰得它们有些痒痒的,不得已才动弹的。正是这些摇晃,里面的水鸟忽地惊起,掠到那一头的芦苇丛中,许多鸟儿又被惊起,它们的接力是如此和谐默契。云龙湖的画面动了起来,可我丝毫没觉得宁静的缺失。

湖,婉如清扬,纯得容不下一粒尘埃,却容下了汉魏两晋历史的厚重。富有浓郁乡土气息的土琵琶响起来了,它极尽颤、碎、拨、跳的手法,或澎湃激昂,或温软低语。云龙湖此时想静又静不下,有什么办法呢,谁会对赞美拒之门外?

醉花岛北侧的颐心岛,也暂且搁置颐养身心之意,竖着耳朵倾听。时光就这样流逝的吧。

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美景:不显迹于喧嚣都市,也不隐于山野,与繁华和僻静却保持恰当的距离。

绿柳三春暗,红尘百戏多。大气的云龙湖湿地,变幻多姿,妙趣横生。古典与现代交织,中式与西方交融,绿色与生态相依,自然与人文一体。淡淡的美,轻易就会勾起灵魂深处的期盼。云龙湖不仅属于徐州,而是属于所有来到这里的人。

(张建红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