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腾冲大理愉悦之旅

2017-07-25 10:09 来源:

静.腾冲

腾冲,不知道为何,一直想去,其实对她的了解微乎其微,或者说只是听过和顺、热海几个名词而已。冥冥之中,是要去的,而且迫不及待。N次拒绝N人新加坡之行,维终于答应和我一起国内游啦,搞定去程机票,一切便尘埃落定,非去不可。

飞机落地,出了舱门,见到和西昌机场一般大小的腾冲机场,没有喧嚣,只有三架飞机静静地停在停机坪上,一转眼只独我们这一架了。扑面而来的是细雨中无比清新的空气,对于长时间处于雾霾虐待的我们而言,我大口大口品尝着带着丝丝甜意的气息, 快乐分子跳动起来。

踏入“灵骏驿站”,穿着古风朴素的梁姐起身迎接,一壶暖茶迎来送往,奇妙的是,此时此刻,传来噼噼啪啪的声响,一场冰雹打着节拍,穿透屋顶落下来,小小的一颗颗,落在蓝布坐垫上,令人兴奋不已。就那么一小会儿,待我们抬头寻觅之时,便消失得无影无终。 接下来的日子里,每日行走归来,梁姐总是温婉地坐在茶台前与我们泡茶聊天,手里抱着暖手袋,跺着略微僵住的双脚,依旧舍不得离开。人真是奇怪的动物,于我而言静下心来实属不易,而这些天,每每踏入客栈,我却化身为一个安静的女子,小口酌茶,慢语轻谈,也慢慢地品出了各种茶中滋味,这应该是入住“灵骏驿站”的意外收获。

初到腾冲便遇见寒潮,羽绒服是脱不下来的啦。火山公园会是什么样的呢?带着好奇踏上征途。啊,雪!真是惊呆了,腾冲也会下雪吗?到达火山公园,迎接我们的是皑皑白雪,离开火山公园时,雪已化了多半,高原的阳光是极度热情的。不坐电瓶车、不骑马,踩在雪地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一步一步登上大空山,转身望见的是云雾缭绕的世界,词穷也,仙境不过如此,至于火山口那个坑已经不重要了。

北海湿地公园,记得有朋友强烈推荐,但我忘记了现在是冬天。进入园区,有些许失望,湿地上草木枯黄一片,游人屈指可数,寂寞潦倒,乍一看有些泸沽湖冬日草海的味道。不过,既来之则一定要找到她不同的味道。走在栈道上,很快便有候鸟迎接我们,发出稀奇古怪的叫声,不一会儿太阳也被吵醒啦,阳光下的摆拍是很有必要的。远处沿着湿地开走的电瓶车吸引了我的注意,里边还有什么?恰好遇见正在清理草垛的大叔,得知内有乾坤,便拉着伙伴往里走去。湿地之美伴随着阳光、鸟鸣越发立体,枯草也黄出了层次,水中倒影清晰可见,在草排上蹦跶,在栈道上奔跑。

将热海之旅安排在抗日纪念馆后,是最好的选择。第一次逛纪念馆逛到泪眼婆娑,第一次逛纪念馆逛到温情满满,感谢生命,珍爱和平!此时此刻让沸腾的地下水、温暖的水蒸气、治愈系的硫磺味来拯救跌落谷底的心情最好不过。热海公园,好喜欢!这些神奇的孔里充满力量,喷射出高高的水柱;这些奇妙的坑中充满能量,咕噜咕噜冒着水泡,“禁止触摸”——好奇心害死宝宝,哎哟,好烫。不放过每一个孔,每一处坑,每一缕蒸汽,恨不得全都带回家。没泡温泉是最大的遗憾,下回再去泡个够!

住在和顺古镇,傍晚到达,一切寂静。清晨推开窗,才发现外面之乾坤。窗下便是热闹的集市,并不吵闹,也未曾影响我们的睡眠,周末时分,集市的热闹还会晚些到来,真好。古镇依山而立,上坡下坡,街道狭窄,不允许她过度繁华。最喜欢青石板路,喜欢自然的味道。循声上了一处阁楼“山海间”,原创歌手正在弹唱,围坐在火盆边喝上一口胭脂红,听着小曲,美哉。话说末了那夜,梁姐自酿的胭脂红更为迷人。逃票入的古镇,便与各类宗祠擦肩而过,也不遗憾,河边洗衣台、野鸭湖一隅倒颇有些原滋原味。

舍不得腾冲,我还期待着一场温泉之旅,期待着再饮一壶胭脂红,期待着再吃一锅铜瓢牛肉。

 

动.大理

如果说腾冲是温顺的,那大理就是热情的。如果把“静”送给腾冲,那就让我把“动”送给大理吧!

六个多小时的车程。弯弯绕绕两个小时盘山路,与安检的武警同志唠唠嗑,终于上了高速,否则我又想坐司机叔叔旁边去了。想必腾冲的静和不够发达的交通有很大关系吧,细细想来,交通还是不要发达的好。

初见大理是洱海迎接的我们。入住银桥镇下波淜村月亮岛湖景客栈,这客栈是我订的,理由有三:一是在洱海边,二是有三人间,三是价格合理,至于地理位置、环境交通什么的一概不知,综上所述,去大理之前我对大理又或对洱海是没什么认知度的,可以说去大理是腾冲行的附属目的地。而后事态的发展则是在大理待的日子比腾冲还要多上几日。

入夜伴随着拍打岸边的涛声入睡,期待着清晨的日出,遗憾的两日未见日出,却在一次意外邂逅中有了迎接日出的惊喜。洱海边的日出要耐得住寂寞,和我们一道等日出的还有无数的候鸟,当天边泛起红晕时,他们藏在草丛中、树林里,偶尔扇动翅膀。天边的红晕越来越淡,有人放弃了等待转身离去,就在这时太阳却悄悄露出了一弯小脸,一艘渔船已收网靠岸,小雏鸟扑腾着翅膀游出树林。当太阳完全跳出山坳,周围传来高高低低的鸣叫,一群群候鸟从四面八方飞来,轻轻地落入湖面。整个世界苏醒了,一切都活了起来。

洱海的魅力在于哪里?说不清道不明。我没有春天来过,却很喜欢冬日海边海中那光秃秃的树枝树干。我知道,在春天他们将蓬勃生机,如今的他们正蓄势待发,表面看是一棵棵枯萎的木头,实际上藏满了沉睡的细胞,只待某时某刻被唤醒。第一次骑着电瓶车,吹着海风,沿环海西路前行,在海舌公园美拍,在喜洲古镇溜达,顺路尝一块喜洲粑粑。当一辆辆山地车、电瓶车、电动车“呼啸而过”,这感觉真是爽极了。第二次骑着山地车,从古镇出发,呼朋引伴,和一群小弟小妹集体发癫,喂了海鸥,拍了美花,告别环岛的伙伴,打道回府路过才村码头,当屁股拒绝坐下,我便站立起来左右摇摆,一路狂奔,回到“南国之约”,趴下。

“南国之约”亦是我自个儿订的客栈,本着独自一人、安全第一、节约为本的原则,提前和客栈老板六哥搭上了话。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六哥本是阿坝松潘人,十年前来到云南做户外向导,登过梅里,穿过雨崩,时过境迁便在大理扎根住下,这个假期更是将老父、亲友接了来。初到六哥家,便受邀与其亲朋好友相聚,夜间在屋里烤火取暖,六嫂给我削苹果,爷爷坐在床上看着电视,耳聪目明和大家唠着嗑。正是因为有了家的感觉,才会有后面夜不归宿的信任。

电瓶车骑游那日,村落小巷竟也能偶遇同事丽姐,时隔两日,相约一同登苍山。苍山之美在询问与了解之中并不惊艳,又闻最高处白雪皑皑,于是选择了感通索道这一轻松线路。索道而上,身后一眼望去的是漫无边际的洱海,真是大啊!简简单单登了百余石阶,便开始了走走停停的玉带云游路,几乎零坡度的山腰小道,走起来轻松惬意,朝阳处灿烂明媚,背阴处积雪片片,这苍山雪算是看到了。山风袭来,耳畔呼啸,站不稳脚,僵硬了双手,抬头雪峰挺拔,远眺洱海静谧。玉带云游路是走不完了,打道回府,又是悠闲自得,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溜走,眼看关索道的时间快到了,疾步前行,总算上了缆车,看见了水墨一般的峰峦叠嶂。而也是在那一日,再次夜宿洱海边,便有了前面说到的夜不归宿和看日出了。

安排一日大理溜达,独自一人。走着走着便无回头之路,前往崇圣寺三塔的路原来如此遥远,硬着头皮走在烈日下,穿过马路,终于到了。本打算就在外面拍几张照,巧得是遇上前一日骑游的小伙伴,便随了他们进了去。拾阶而上,一行几人一路拍个不停,以至于过了庙宇关门的点,后面几座大殿也只能在余晖中望望。路遇一摩洛哥小伙,会那么几句四川话:“有意思吗?没意思!好贵!”这也是我进景区前的潜意识。不过真进了去,也能感受到它的雄伟与过往。最值得之处,是在这里看见了“万丈光芒”还有入夜潭中塔入睡的倒影。

有人说大理古城没啥意思,不然,我觉得挺有意思的。特别是傍晚黄昏,走在古城中,东瞧瞧西望望,累了,坐在路边的凳子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听着手鼓店传出的音响,静静地等待周围华灯初上……

没有像腾冲那样舍不得大理,不是不喜欢,而是觉得要来很容易,而且一定还会来。(@汽球超人)

美图依旧戳这里: http://qi8e.sheyin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