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故事
天空,我来了

2017-07-25 10:05 来源:

题记:

西藏,一个面向天空对付日子的地方。不管富人、穷人,都随时面临着高海拔的缺氧,面对白炽阳光的炙烤,而且没有什么好对策,大多时候只能对付着过日子。世居在这里的藏民,他们的青春被曝晒得迅速褪色,这里女孩子的大好时光还没来得及闪现就已经泯灭。然而他们生生世世的生活在青藏高原上,活出了生命顽强不息的本色,不仅仅代表一个民族,而且代表了人类坚守在这里。

西藏

西藏,一块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

没有任何夜晚能使我沉睡

没有任何黎明能使我醒来

一块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

他说:在这一千年里我只热爱我自己

一块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

没有任何泪水使我变成花朵

没有任何国王使我变成王座

——海子

世界屋脊、日光之城、人间净土;一个让人神往的旅游目的地,一个引万人朝拜的信仰高地,一个喝茶也能喝出一种情怀的地方。西藏似乎和人的欲望极为相似,不去就会感到遗憾,只要没去一生都会有种想去的冲动,以及在做每一次旅行计划时都会不自觉的为西藏之行做点什么准备。

我在西宁的夜晚,坐上了开往拉萨的火车,在城市一片烟火的欢喜绽放中,我放弃和家人春节相聚的天伦之乐,去晒晒拉萨的太阳,去茶馆喝喝酥油茶,去拉萨河感受天际流水,顺带解脱对西藏的欲罢不能。

关于西藏,我一再想起海子的这首诗。一块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我去拉萨看什么或者去西藏的什么地方,才能完美邂逅这句诗的意境,或许这根本不存在,那西藏将是另一种欲望,表达的欲望。什么样的表达,才能让我们对西藏释怀。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仓央嘉措

我来拉萨的日子,只为与神相遇。

在拉萨,布达拉宫、大小昭寺、哲蚌寺、色拉寺等众多寺院,那是神的住所,胜过拉萨的五星酒店、豪华别墅、院落民居等人类居所,也远胜于牦牛、藏獒、羊群等其他众生在拉萨的栖息地。是否在拉萨有这样一种信念:神过好了,人才能过上好日子,牲畜兴旺,五谷丰登。

好几条狗匍匐在色拉寺一动不动的晒太阳,它们不被打扰,就像我白天和夜晚走在八廓街总能遇见的神的朝拜者。对神的意念,让他们超然于物外,他们在人潮涌动,琳琅满目的繁华商业街上只是在重复三步一叩首。看着他们,我内心是欢喜的,是他们把拉萨的神带到我身边,让我在拉萨的行走怀有一份敬仰,也让我对神有了想要表达的欲望。

我的表达就是买个转经筒,拿在手上摇起来,并登一座山、淌一条河、爬远近高低的屋顶,只为不断变换与布达拉宫的位置与距离,制造与神的又一次偶遇。

我手摇转经筒,转过拉萨的大小寺院,大街小巷。

我在拉萨街头、寺院溜达的时候,那些拿着手摇转经筒的平民信众们,总是最先吸引了我的注意。他们的衣着颜色多是藏蓝色,深灰色,褐色等深色调的搭配,是一种沉郁的服饰风格,肤色是青藏高原特有的灰褐色,使得他们在人群中并不显眼。然而当他们手中多了个转经筒,转经筒多是金黄色的、还有银白色的,在高原的阳光下很是闪耀,这几乎成了他们身上唯一起眼的地方。

拉萨供奉着整个青藏地区重要的达赖喇嘛等藏传佛教的众神,是无数信众神往的地方。然而在我参观完布达拉宫后,感觉居住在拉萨的神真的很忙。我排了近四个小时的队,才进入殿堂内部,参观也几乎是在人挤人并被保安催促着往前走的过程中度过的,等我终于意识到再也不用跟着人脚后跟走时,我已经从殿堂里出来了。

居住在布达拉宫里的神还没来得及认清向他磕头行礼的信众,就换了另一张面孔,更没时间来聆听信众的寄愿,这是进入布达拉宫的信众们的处境。让我一再想起那些把转经筒拿在手上的信众,他们会是神最先从人群中分辨出来的。有了转经筒,神便能从很远的地方认出他们来。(@黄游渊)

后记

千里冰封纳木错

你从天空之湖走向天边的云

我回到风里,不能把云吹得再低

圣洁之水已成冰,冰封尽头的群山

把我们的爱情交给触手可及的星空

无名的草爬过荒芜,温柔了大地

没有绚丽的遇见,没有花的祝愿

一片寂静的阳光坐在深情的湖面上

在世界的任何角落都深爱自己

拉萨

神只不过在拉萨流浪

拉萨从此迷上了宿命

让低于尘埃的朝拜生生世世

比青藏高原更高的是遇神的欲望

比缺氧更难受的是遇不见神

在大昭寺叩首千百遍

并不比在酒吧醉生梦死更易邂逅神

我可能在客栈艳遇的同时得到了神的祝福

你转遍了布达拉宫的转经筒仍未修得来世

神可能常从金碧辉煌的庄严殿堂溜走

在你的生活里无处不在

而你只在朝拜神的时候想遇见神

在路上的时候想着远方

在做爱的时候想着高潮

在拉萨遇神的神秘性:

你去了神的地方

神去了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