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信息

香港大学生游台湾岛:音乐让彼此更近 希望世界和平

2016-07-06 06:58: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 ] [打印]

台湾《旺报》4日刊登台湾大学政研所学生洪鑫诚的文章称,几天前,他带着一帮香港大学的大学生们体验了一把台北年轻人的夜生活,音乐旋律和节奏是普世的,晃动的酒杯也让彼此更近一些。

几天前,我带着一帮香港大学的大学生们体验了一把台北年轻人的夜生活,不算太叛逆,也不算太波澜不惊的那种。大抵就是在台大学生最熟悉不过的公馆吃了一点在地的台湾小吃,排一次大名鼎鼎的“陈三鼎”门口那轻易呈现S型的长队,在骑楼和夜市摊贩之间随意走走聊聊。

他们不时问我一些这几日在台湾的所见所闻中不甚明了的困惑,我也饶有兴致请他们教我一些广东话中的有趣说法。

逛夜市跨文化体验

这些香港大学生有的曾经来过台湾,去过淡水、九份等一些广为人知的热门景点,对这里有种并不刻意的喜欢,能跟你谈论一些你本可能认为他们不太了解的台湾事情。有的是第一次到访,像多少年前的我一样,对身边万物充满好奇,并乐于同你分享这些零碎的心情。

我们是以一个暑期课程的名义相聚的,这个由香港大学社会科学院主办的项目,将透过一系列讲座、参访、团队作业,让参与者体验台湾地区及韩国的本土政治、文化与社会,并基于对中国香港、台湾地区与韩国的不同观察与跨文化比较,提出富有洞见的问题与思考。

诚然,每日的课程与参访都可谓丰富详实,但真正的跨文化体验总是发生在自由时间。就像今天这样,在结束了一天的参访行程,开回饭店的游览车上,座位邻近的小伙伴们便商量起晚上的去处。最终大家达成吃完晚饭去一家live music bar的共识,才有了这篇故事。

当我带着他们填饱肚子,穿过繁忙的夜市,来到深深隐藏于地下,文艺气息却向外蔓延的“河岸留言”。大家只稍微被那有点小贵的入场费拦住片刻,就很没出息地沿着狭长的阶梯陆续进场了。

而我原本计划把人带到便回家休息,却也拦不住Alex带头的盛情挽留。这位港大学生中唯一的内地生来自广西,或因“三观契合”而与我有份天然的亲近。由于母语与粤语相近的缘故,他和香港学生的交流基本上算是平顺。

藏在地下的好音乐

我们在这家小而精致的音乐酒吧紧密而放松地坐下来,无一例外的在饮料菜单上选择了朗姆酒加可乐。我不知道Shirley第一眼看到菜单的时候会不会对我心生埋怨,她是这个“酒吧计划”的倡议发起者,然而这家店里唯一含有酒精的东西居然还加了可乐。

幸好,它的味道还算不错。开场的音乐还未停息,身边的Carmen已经喝掉将近半杯。因有我这个在场唯一不通粤语的朋友存在,大家体贴的搬出了使用普通话会话的最高诚意,虽然最后仍常常不由自住的转入更自在的粤语模式,却也总在希望我懂,或发现我有点迷茫的时候及时加入几句英文和港式普通话。

幸好旋律和节奏是普世的,晃动的酒杯也让彼此更近一些……大家很自然的聊起来,Alvina和Angela打望了一会儿台上的演出者,得出的结论是Alvina觉得舞台中央那剪了光头的男生很可爱,而Angela似乎不以为然。

长得像中学生的Janet几乎在第一口之后就未再动过那杯朗姆酒加可乐。原来,她第一次喝酒就发生在此时此刻。当我问Carmen为什么喝这么快,她的理由居然只是口渴,我和Alex都惊呆了。

言谈提到“误射导弹”

每一首扣人心弦的乐曲终了时,作为乐队领队的萨克斯手总会有一段即兴的串场讲话。有时是一些发生在自己和搭档们身上的好玩故事,有些则是不加装饰的快言快语。

这些从伯克利音乐学院毕业的学长学弟们有着一股天生就该玩音乐的气质,仿佛会让听众暗自庆幸,庆幸这些家伙没有去学那更容易被世俗视为成功的医学、电机或是法律。

今天的特殊嘉宾是萨克斯手的学生,一个略显青涩的日本女孩。有她加入的曲目突然变得温柔起来,连架子鼓都收敛了先前的狂放。

我缓缓吸了口那不晓得究竟应该叫酒还是可乐的玩意儿,扫了一眼四周正跟随着节奏的人们,他们看起来都比我懂音乐,我对此几乎一窍不通。

于是,在这特殊曲目也终于谢幕,萨克斯手又提起话筒的当下,我如先前一样观察着场上场下的种种神情。我听见他用那吹响萨克斯的气息毫无预兆地说到(台军)那颗“误射的导弹”,又毫无犹豫地说,作为以音乐为工作的人,很高兴有这么多来自各地的朋友,真的只希望世界和平。

仿佛世界本就和平

我不知不觉的被这微妙的气氛感染,体会到音乐安慰世界的魔力。我用大概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自言自语:“我也真的只希望世界和平。”然后看着身边这些生在两岸之外,同样充满争议的第三地的年轻朋友们。想起这些天来,他们是如何破除我的刻板印象,形塑我对香港年轻人更有温度的想象。

下一曲又如期而至,酒杯已近空空如也,那刚刚诉说和平的声音重新汇入热情洋溢的萨克斯,大家在生动的乐曲中重新用夹杂着的各种语言谈论起能带来欢笑的事情。这画面那么美,仿佛世界本就和平。



(责任编辑:于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