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旅游局:让革命老区和人民在发展旅游中广泛受益

红色,是中国的颜色,象征革命与胜利,它时刻提醒人们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曾先后到河北阜平西柏坡、山东临沂、福建古田、陕西延安铜川、贵州遵义等革命老区考察,深入红色基因的发源地和成长地。这一个个革命老区因为着上“红色”而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心中永久的向往和神圣的殿堂。红色旅游也因此兴起,红色基因孕育了火红的红色旅游。

曾经,革命老区和老区人民为党领导的中国革命做出了重大牺牲和贡献,如今,老区人民的脱贫致富牵动着每个中华儿女的心,正如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所说,发展红色旅游是推进旅游精准扶贫的重要举措,也将是推动旅游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全域旅游发展的重要抓手。因而,如何让贫穷的革命老区转变成红火的旅游目的地,如何让革命老区和人民在发展旅游中广泛受益?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课题。

发展红色旅游,助力老区小康

《左传》有云:“心之精爽,是谓魂魄;魂魄去之,何以能久?”革命老区是中国革命的根,老区精神是中国共产党的魂,营养丰富的老区精神滋养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老区精神是民族精神的重要内涵,是党的宝贵财富。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没有老区的全面小康,特别是没有老区贫困人口脱贫致富,那是不完整的。这就是我常说的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的涵义。”

革命老区是扶贫开发的重点区域和主战场。去年10月,中办、国办印发了《2016-2020年全国红色旅游发展规划纲要》(简称《三期规划纲要》),为“十三五”期间红色旅游健康发展指明了方向,其中,积极推进红色旅游扶贫工作、提振老区经济是一项重要内容。

记者了解到,2015年全国红色旅游人数达到10.27亿人次,红色旅游景区达到249个,综合收入达到2611亿元,取得了显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2016年,国家旅游局批准新增的9家5A级旅游景区中,有河南省安阳市红旗渠·太行大峡谷旅游景区、四川省南充市仪陇朱德故里景区、安徽省六安市万佛湖景区、广东省中山市孙中山故里旅游区4家在革命老区。

产业扶贫贵在精准、重在精准。为发挥典型引路作用,国家旅游局组织开展了《红色旅游扶贫富民路径模式与实践》课题研究,分析红色旅游扶贫富民的影响因素,对红色旅游扶贫现状进行梳理,总结成功经验,形成具体路径、模式和对策,并积极推广井冈山、延安、遵义等革命老区的红色旅游扶贫成功经验,拓展革命老区脱贫致富途径。

国家旅游局还积极推进红色旅游融合发展,促进旅游资源科学利用,带动当地经济增长,引导各地结合自身条件,构建“红+绿”“红+乡”“红+古”等多种开发模式,以打造红色旅游与当地资源互为补充、相互促进的大旅游协同发展格局。

传承“老区精神”,将黄土变成金

“老区精神”,是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思想体系与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风范相结合而产生的伟大精神,是中国共产党在长期革命斗争中所形成的优良传统和作风的结晶,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革命精神。

正是有这种精神支撑,在党的领导下,我们的先辈经过坚苦卓绝的斗争,一步一步走向胜利和理想的彼岸,踏上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如今,革命老区依旧在践行这种精神,一场抢抓红色旅游发展机遇、勇啃脱贫“硬骨头”的“好戏”正在各地精彩上演。

广西通过红绿结合精准扶贫,释放旅游发展红利。2016年,广西启动了一批旅游扶贫开发建设项目,帮扶贫困村脱贫。这些村绝大多数分布在百色、河池、桂林等重点红色旅游地区,通过发展红色旅游与旅游扶贫相结合,确保了第一批重点旅游扶贫村如期实现脱贫的目标。

临沂是全国红色旅游重点城市和山东红色旅游的核心区。由于历史、自然原因,截至2015年年底,全市共有贫困村568个,贫困户25.5万户、贫困群众44.2万人,占全省的1/6,脱贫攻坚任务十分繁重。为此,临沂市积极探索创新红色旅游扶贫开发模式,形成了以沂蒙山旅游度假区为代表的景区带村模式;以沂南县、沂蒙山旅游区为代表的金融扶贫模式;以费县崔家沟、北王庄等为代表的易地搬迁模式;以兰陵压油沟为代表的大项目带动模式。

“红色故都”瑞金正在开启“新长征”,大力挖掘乡村绿色观光旅游,试图将红色旅游资源和绿色生态旅游资源串联起来,形成新的旅游线路,带动当地农村百姓脱贫致富。如今,这种“红+绿”旅游扶贫模式在瑞金已经落地生根。

据了解,2016年,江西红色旅游直接就业人数约17万、间接就业人数近75万,综合收入1157亿元,比上年增长13.4%。其中,赣州市旅游产业有效带动直接就业人数3万,间接就业人数21万,辐射受益贫困人口近32万。福建龙岩直接就业人数1.8万、间接就业人数6.3万,共有8万多人吃上了“红军饭”。

挖掘红色基因,提供多元供给

红色旅游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引领老区社会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并正在对我国革命老区的经济发展发挥着反哺作用,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但相比其他旅游业态起步晚,受众相对小,仍然需要一手抓“需求”一手抓“供给”。

面对红色旅游发展的不平衡,湖南一方面抓品牌,从2004年开始至2016年,连续13年举办中国湖南红色旅游文化节,促进了革命老区经济社会发展,受到了社会各界广泛好评;一方面推进区域合作,例如,湘潭与邓小平故里广安市、孙中山故里中山市联合推出“二十世纪三大伟人故里行”旅游产品线路;韶山与南岳衡山、江西井冈山结成“三山”旅游战略联盟;规划推进了韶山毛泽东故居、宁乡刘少奇故居、乌石彭德怀故居伟人故里“红三角”整合开发等。

四川根据红色旅游产品特征,突出区域合作思想,构建了系列红色旅游区域营销联盟。例如,加强与重庆、贵州的区域合作,在川黔渝合作中,推出了四川(广安)、重庆、贵阳、遵义等省市的红色旅游精品线路并开展产品整体促销等。同时,四川也积极推动内部区域合作,推出了四渡赤水经典旅游线路、红色闪耀之旅、“雪山草地”穿越线路等。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红色旅游扶贫的持久动力在于拓宽革命老区群众的视野,主动参与到“新长征”中。据了解,截至目前,国家旅游局已经开展了一系列工作:送智力,通过建设红色旅游书屋,邀请知名红色旅游专家问诊把脉,献计献策;送爱心,通过捐助精准到户、落实到人,让“红色旅游+扶贫”的功能得到最佳发挥。

“十三五”时期,我们必须大力弘扬无私奉献等老区精神,以时不我待的姿态,打赢扶贫攻坚战。正如李金早说,前十年,我国的红色旅游是打基础的阶段;新十年,我国红色旅游要调结构、上品质、创效益,要启动国际合作,推进红色旅游扶贫;在未来,要帮助各地的革命老区实现由“输血”向“造血”的转变,这需要全社会力量的参与和支持。